“我这辈子,没喂过人,你看着办。”

  他似乎是在忍耐,而且他的眼睛里面就跟马上要下大暴雨一样,阴云密布的。

  我咽了一口口水。

  不是因为我想吃那热粥,我是被他的样子吓的。

  “我,我吃。”

  说完这两个字,我赶紧张开了嘴。

  那粥应该是晾了半天了,一点都不烫嘴。

  我也是真的饿了,他喂我多少,我就吃多少。

  不过在餐盒里还剩下一半粥的时候,他就收回去了。

  “嗯?我还吃的下,我……”

  扔了,他把手里的餐盒直接丢在了床边的垃圾桶里。

  我根本就没吃饱,但也只能是眼巴巴的看着,不敢再吱声。

  “江伊楠,你为了谁活着?”

  我还在为那半盒粥惋惜呢,他就提出了一个如此严肃的问题。

  我抿了抿嘴唇,转过视线,看着他的眼睛。

  “为了我自己,还有我妹妹。”

  “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,你说过的,我帮你报仇,你的命就是我的。

  所以,现在还得为了我活着,知道么?”

  “嗯嗯。”我反正是不敢说话,他说什么我点头就是了。

  似乎是又酝酿了一下情绪,蒋南笙再次开口的时候,两只手已经握住了我的肩膀。

  他的脸就贴着我的脸,呼吸都特别的近。

  “你听好了啊,你是胖还是瘦,是美是丑,都跟别人没关系,只要你在乎的人不嫌弃你,你又有什么好自卑的呢?

  还有,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,我就没有瞧不起你过。

  我为什么要帮你,就是因为我觉得你很勇敢,你跟别的女人不一样。

  你没有自暴自弃,也没有破罐子破摔。

  所以,在你达到自己的目标之前,你得好好活着。

  不用去看别人的脸色,不用在意别人的看法。

  你就是你,你明白了么?”

  不得不说,蒋南笙的这壶‘鸡汤’喝的人心里很舒服。

  同学聚会之后一直困扰着我的心结,也就在顷刻间,烟消云散了。

  他说的对,我没必要去在意别人的看法。

  我就做我自己就好了。

  “以后,该吃吃,该喝喝,咱家也不是养不起你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本来不想哭的,可最后还是哭了。

  “蒋先生,我,我想吃肉。”

  “不行,大夫不让你吃,过几天再说吧。”

  话虽如此,但是在第二天,阿成来医院看我的时候,还是偷着给我带了一袋炸鸡腿。

  我这身体也是好,就住了三天院,我就满血复活的回66楼了。

  回去之后我做的第一顿饭,全是我爱吃的。

  而且,我也想通了,减肥的事情不能着急,我每天多运动,多多做家务,我觉得我还是会瘦的。

  我也有了一个想法,想学学游泳。

  溺了一次水之后,我觉得会游泳太有必要了。

  又是一天早上,蒋南笙刚游完泳回来,我一路小跑到了半螺男的身前,一脸谄媚的看着他。

  “你干嘛?”

  “蒋先生,我有个事求你。”因为有点不好意思,所以我说的有点扭捏。

  “你这是,撒娇呢?”

  “啊?”明明我都要说出来了,结果又被他的话给怼回去了。

  “我,我没撒娇,我跟你撒什么娇啊,我是想……”

  “本台最新消息,据某知情人爆料,前段时间高调和林氏千金林婧蓉订婚的优质海龟男陈然,身份作假。

  知情人称,陈然从未出过国,父母也非大学教授。

  他的母亲只是一个普通的农妇,不仅如此,陈然还有过婚史……”

  听着港城早间播报,我刚才还笑着的脸,瞬间就没了表情。

  这个消息太突然了,一时间我都有点不是很相信。

  我深吸了好几口气,眼泪不知不觉的都流出来了。

  “艹,这事竟然今天才被爆出来。”

  蒋南笙站在我身边,脸上都是不悦。

  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  “这是我早就放出去的消息,估计林家实在是压不住了,今天才播出来。

  不过别高兴的太早,林家肯定会再次把事情压下去的。”

  一直以来,我都以为蒋南笙是在等合适的时机帮我报仇的,没想到,他竟然已经在做了。

  “看看事情会怎么发展吧,如果我估计没错,很快就会有人循着我留下的线索,找到陈然他妈的。

  能不能赢这一局,就看陈然他妈怎么说了。”

  听见这话,我心里就是一沉。

  我身体恢复好之后,我还是去看过陈然他妈的。

  老太太最近气色好了不少,但就是念叨,想要儿子。

  我能做的,也只有安抚。

  若是这一次,她被媒体采访的话,我不知道会不会唤醒她儿子的人性,把自己的妈认回来。

  “诶,胖妞,你刚才要跟我说什么?”

  “啊?我……”被这段我期待已久的新闻打断之后,刚才要说的事情,竟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。

  他先是等了我一会儿,可能是有点冷,扯了沙发上的浴巾披在身上后,又对我说:

  “你想好了再来找我,我上楼去洗澡了。”说完他就走了。

  “我……”

  准备了一个早上,最后,我想让他教我游泳这事也没说出来。

  虽然有点沮丧,但是,陈然被扒皮这件事,还是成为我一整天下来关注的核心。

  不过让我担心的时间并没有多长,就在当天晚上,陈然妈的采访就出现在了网上。

  “你们搞错了,他不是我儿子,只是同名而已。

  我儿子早在好多年前就发生意外,过世了……”

  视频里,陈然妈神情黯然的说着这些假话,我反复的看了好几遍,我还是无法接受。

  为什么,为什么会这样?

  她每天心心念念的想着她那人渣儿子,结果到最后关键时刻,她却还保护了他?

  这难道就是‘伟大的母爱’么?

  一方面是我想问问老太太究竟怎么想,另一方面我还是想看看老太太现在的状态。

  别再因为这件事情,心病再次加重。

  给蒋南笙发了一条微信之后,我就去医院了。

  时间已经有些晚了,医院里面也没了记者。

  我走进病房,老太太正目光呆滞的看着病房的窗外。

  “妈,妈?”

  “嗯?伊楠啊,你来了。”

  我叫了两声,老太太才回头看我。

  我走到床边,坐在了她的身边。

  “妈,你没事吧。”

  “没,没事。”老太太是笑着说的,可是笑着笑着就哭了。

  “伊楠,你是不是挺失望的,妈没说真话。

  我,我也想说真话,可是然然说,我要说出来他是我儿子,他就死给我看。

  妈没办法啊,妈不能把他逼上绝路啊……”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
【关注本站公众号,方便下次浏览】
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:珍藏小说  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。懒人直接戳 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