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感觉这里的空气明显要湿润些,大家再往前走走,马上就要找到水了!大家加油!”曾家海大声喊道。

  这句话明显鼓舞了人心,大家显然走得更快了。又走了几分钟曾家海大叫了一声,大家都停下来,有些惊慌疑惑地看着他。

  曾家海兴奋的笑了:“快听!水声!”

  大家都屏住呼吸,果然听到水流的声音,都兴奋地大叫:“有水了!有水了!”

  “我们有水喝了……”

  “终于找到水了。”

  “我觉得我都快要渴死了,眼泪也舍不得流了,终于有水了……”

  大家开心地向水源奔去,果然看见了一条河流,这是一条很是宽广的河流。大家欢呼着走近时,却发现有各种动物在河边喝水,鹿群,野猪群,多种鸟类等,重要的是还有一只特别大的狮子。

  所有的人都僵在那里不说话,夏纾站在旁边心都凉了,狮子,好大的一只狮子!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狮子!

  她只听到胸膛里心脏‘咚咚咚’地跳着,是那种好像要敲碎肋骨一样地跳动,一阵阵眩晕来袭,她有些呼吸不过来颤抖地看向唯一有野外生存经验的曾家海。

  曾家海也愣了和导游对视了一下,有些凝重地说:“没关系,我们只要不惊动它们,就不会有事的。你们看狮子神态很安逸,表明它现在不是饥饿的状态,和牛、野猪相处的也很和谐,大家只要小心些就可以了!”

  “你说的那么简单,那可是肉食动物啊!谁知道它什么时候想吃了!”

  “是啊,是啊,而且那水这么多动物在喝,不知道有没有细菌呢!”

  “我可不去,不去!渴死也不去了!”

  ……

  大家一片嘈杂,谁都不肯去。

  曾家海铁青着脸:“你们不去,就渴死算了!要不要活下去你们自己选!”说着就走了下去,导游紧跟其后,后面的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

  夏纾吸了一口气,在这时没有什么比活下去更重要。她拉着吴莹莹和于心妍说:“我们下去,危险与生存是并存的。”

  医生徐凯也说:“对,下去吧,再不下去,嗓子就要着火了。”

  许朝也跟着他们一起下去了,后面的人零零散散也都跟着下去了,大家都聚集在一起并不敢分开。

  夏纾蹲在河边,环顾四周的环境,确定状态还算安全后,就把上面的一层水往四周赶了赶。尽管没有多大作用,但心里也好受些,就捧起水洗了洗发烫的脸,然后就开始喝水。

  一片阴影慢慢地在她眼前的水面上放大,夏纾一抖,差点栽进水里。

  等看清后,夏纾有些愤怒和脱力,在这个恐慌的时候,她真是经不起任何惊吓,没什么比安安稳稳更重要。

  她脸色难看地转过头,看着她的模样许朝羞涩的笑了,挠了挠头问:“吓到你了吗,我是来还给你水瓶。这个可以装水的,我先前没把它丢掉,就是被我用过了。”

  夏纾看着他有些害羞的脸,怒气消了一半,又看了看他手里的瓶子,也有些不好意思了:“你不用吗?”

  “不用!不用!你用吧!你是女生!”许朝用力地摇头又胡乱地摆摆手,模样真是有点搞笑。

  夏纾笑了笑,被逗的心情愉悦了起来,心里也舒服了很多。也没跟他再客气,拿起塑料瓶就装水:“谢谢你了。”

  有瓶子的人也都纷纷拿出水瓶开始装水,大家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遇到水源,还是储存一点有安全感。

  四十多人真的很多,尤其是站在河流边,更是没法忽视,好在的是动物们大都各忙各的,不曾过于的关注他们。夏纾装完水就赶紧跟着许朝,于心妍他们退了出去。

  曾家海沉声说:“大家快点!喝完水就离开!”水边是各种动物嬉戏、休息、喝水的地方,也是有些动物捕食的地方,所以必须警惕。

  吴莹莹看着远方好似有一个漂浮的木块,她拉着于心妍的手说:“那里怎么有个木板啊?”

  导游听到这话心里一惊,大喊道:“不会是鳄鱼吧!”

  一语惊起千尺浪,大家都惊慌失措地站起来逃跑,相互拥挤着,一不小心就有人摔了下去。

  夏纾闭上眼不忍心看,那种无力感深深地刻在心头,她帮不了任何人。

  曾家海大叫:“不要着急,不要慌,不要乱,冷静一点大家都能上来!”

  可是却没有任何的作用,尖叫声,咒骂声,再次响起,一片混乱。这场混乱引起了更多动物的关注和不安,曾家海心里高度紧张:“不能在等了,我们必须马上离开!”

  导游也马上组织离开,但大家都慌不择路的乱跑,根本没法组织,夏纾睁开眼,鳄鱼并没有来吃人,而是朝着旁边的牛群奔去。

  夏纾还没来得及开心就看见牛和鳄鱼在水中翻滚,血红的颜色在漂浮在湖水中。而刚刚掉入湖水中的人有的刚要爬起来,却不小心进入了战区,再次被牛蹄踩入水中,连叫声也没来得及发出,湖泊上再次涌上血色。

  于心妍颤抖着拽着她的手:“不要再看了,再不走就来不及了,血腥味会刺激更多的动物。”

  夏纾闭了闭眼,转头不忍多看。曾家海一路很照顾他们,就怕他们有人跑丢了,但仍然还是有人走失了。

  感觉安全后,他们停了下来。导游清点人数还剩下三十九人,女人少了两人,男人少了六人。走失的人,如果不在一起的话,那么在这样的森林里是很难有人能单独的活下去。

  还没有到夜晚,森林里树叶层层遮挡,天空就已经开始变得阴暗了起来。他们的肚子饿得直叫,尤其是在喝过水后,感觉更为突出。

  夏纾心中更是迷茫和惶恐,普通森林会有这么超乎寻常粗大的树木吗?会有能变为沼泽的土地和可以拉人的野草吗?会有这么大的狮子吗?这些早已超出她的认知了。

  导游和曾家海又开始组织大家把背包中的吃食交出来,然后再去寻找走丢的人。这时候已经没有愿意在森林里走动,只要条件允许都想安安静静的窝在一个安全的地方。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
【关注本站公众号,方便下次浏览】
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:珍藏小说  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。懒人直接戳 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