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中有食物的人大都不愿意把吃的交出来,他们表现的很是抗拒。

  导游大声斥责:“人多力量大!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不明的时候!在森林里我们可以一起找吃的!如果只剩下你一个人,你们还能活得下去吗?”

  那些没有吃食的人更是激动,几乎想要上前抢夺背包,吴莹莹有些害怕地缩在于心妍的背后说道:“这样恐怕要出事了。”

  夏纾道:“怎么能不出事呢?人在经受着生命威胁时,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的。”

  吴莹莹一脸希翼的看着夏纾道:“夏纾,你背包里有吃的吗?”

  夏纾看了她一眼,摇了摇头:“我是学医的,听说有人受伤了才过来看看的,包里只带着贴身用品、一些医疗用品。”

  说着把包拿了下来,打开包递给曾家海和导游。

  于心妍和吴莹莹听着都有些失望,吴莹莹满脸沮丧和害怕的说:“怎么办?怎么办?我们会不会分不到食物啊?”

  夏纾看了看,很多人受不了压力断断续续、不情不愿的把食物交了出去。

  曾家海看到并不满意,他要求凡是背包,全部都要上交检查,一部分人想反抗,但看着没有食物的人一脸疯狂的模样,只得乖乖照做了。

  因为并不是长期找不到店铺补给,所以东西也不是很多。收缴上来的食物大多是零食,水果和压缩饼干,对于男人来说这并不能吃饱。

  导游把背包还了回去,然后开始分东西,男女平等。这样的分配确实是不公平,男女需求不同,但很多东西没有办法去衡量,也不可能做到人人一份,都有的吃已经很不错了。

  这样的分配,虽然有些人心存不满,但也不敢把矛盾再次激烈化了。刚才那模样实在太疯狂,基本上的公平就能使人平息,还是让夏纾多了一点安全感。

  吃完东西,大家一边小心翼翼地往回走找寻走丢的人,一边观察有没有山洞可以过夜。就在这时听到女人尖锐地大叫声:“救命啊!救命!你们到底是谁啊!快放开我!”

  夏纾一群人听了心里一惊,吴莹莹更是突然抓紧夏纾的手臂不放,指甲陷入她的肉里。夏纾也好似毫无感觉一般,紧紧地盯着那个方向。

  大家都被吓的不敢轻举妄动,随后又传来一阵叽里咕噜兴奋地交谈声,声音很粗犷,语言很奇怪。

  大家心里都心惊胆战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也没人敢动。

  曾家海示意大家安静别动,然后又让导游跟他一起去察看情况,所有的人都下意识的屏住呼吸。

  这个位置都是茂密的灌木,看着就很可怖,也很适合隐藏。曾家海和导游刚要走动,队伍中的一个年轻女孩突然尖叫道:“啊啊啊!蛇!有蛇!”

  夏纾双腿一麻,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手脚像是定住了一样。吴莹莹下意识的整个人都靠在了她的身上,夏纾不受控制的向一旁倾倒,还好于心妍眼疾手快地拉住了她。

  兴奋的交谈声突然断了,随后又传来几句低低地叽叽咕咕声,就听见有脚步声向他们这边走了过来。

  曾家海整张脸都黑了,大家也都双眼冒火的看着那个年轻女孩,那滔天怒火把女孩吓得浑身瑟缩着颤抖:“刚……刚刚有蛇,真的!我不骗你们的!我……我真不是故意的……”说着就哭了。

  导游有些无奈的说道:“大家小心些,他们靠过来了。”

  夏纾她们更是被吓的一动不敢动,吴莹莹也一直躲在她的身后。夏纾有些烦躁的推了推她,却发现她粘的更紧了。

  随后突然出现一个黑影兴奋的指着他们哇哇大叫,接着便出现了几个相似的身影。夏纾整个人都呆了,她似乎看见了……野人?

  接着一群野人似乎是想把他们围在中间,只不过好像他们人更多一点……

  吴莹莹被吓得猛地一跳,发出刺耳的尖叫声。只不过她忘记了此时她是躲在夏纾的身后,所以夏纾当场就被推了出去,狠狠地摔在了灌木丛中。

  灌木刺的她疼痛不堪,夏纾想要爬起来,但吴莹莹本来就压的她双腿麻木,她又想起刚才那个说灌木丛中有蛇的女孩,更是脱力,只能软软的趴在灌木上。

  曾家海和于心妍见状连忙一左一右地架起她,夏纾也站不起来,只得歪歪斜斜的靠在于心妍的身上,还好她今天穿的是牛仔裤。

  不过裤子底下的腿仍是火辣辣的疼着,估计还是受了伤,长袜上沾满泥土和杂草。手臂就更凄惨了,灌木上的小刺扎了进去,多处擦伤都冒出来鲜血,脸上也觉得很痛。

  吴莹莹似乎也没想到自己的杀伤力这么大,惊慌的跑了过来:“夏纾,夏纾,你没事吧,我帮你看看。我……”

  夏纾烦闷地看着她,对她也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。吴莹莹有些怯懦的想要伸手拉她:“夏纾,对不起,我不知道会把你推出去。你别跟我生气,我知道你最好了,不要生气了嘛?”

  夏纾有些生气地躲了过去,她又不是工具,也不是面团,任她磋磨。夏纾有些不太喜欢吴莹莹的性格,太过于以自我为中心,完全不顾及别人的感受。

  于心妍无奈说道:“莹莹你也不小了,按理说比夏纾还要大些呢,怎么老是这样毛躁?”

  但这也不是清理伤口的好时候,大家心里都很害怕和急躁。

  于心妍有些着急的问:“没事吧?现在也不好处理。”

  夏纾对她勉强地笑了笑,低声说:“没什么大事,一会再说吧。”

  于心妍帮助夏纾把刺在她手臂和脸上的倒刺简单的处理了一下,拿出碘伏给她涂上。然后又随手把碘伏递给她:“回头再处理一下。”

  她还没来得及说自己包里也有碘伏,就听见分别被野人扛在肩膀上的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,像看到救星一样大叫:“导游!导游!救命啊!快救救我们!”

  脚步声,越来越近,大家都提心吊胆的站着。这时有个男人颤巍巍地出声说:“导游……导游我们还是快点跑吧,难不成还要站在着等死吗?”

  曾家海皱眉:“看情况再说吧,刚才的惊险还不够吗?你敢向哪里跑?”

  想到刚刚接二连三发生的事,大家都静默着不说话了。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
【关注本站公众号,方便下次浏览】
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:珍藏小说  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。懒人直接戳 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