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们似乎走了很久,野人们并没有什么感觉,但是他们一群人的体力却是跟不上了,越走越慢,有人甚至开始坐在地上耍赖不走。野人对女人还算温和,走不动就开始扛着走,男人们则就没有那么幸运了,野人又开始有了暴力倾向。

  对着走得慢的、不肯走的男人出手,甚至拿着骨头做的像长矛一样的武器,作势要去刺他们喉咙。脸上非常狰狞,加上他们满脸是毛的样子就像厉鬼一样,很是可怖。

  大家都被吓住了,顾不得劳累连滚带爬地赶路。

  接下来的路还算平坦,他们好像走到森林的边缘。经过一片小的树林后,他们逐渐的排起了队。

  很快夏纾被野人扛着走进一个山洞,这个山洞似乎很长却不算太狭窄,他们正在排队穿过山洞。接着她听到了一片欢呼声,这应该是到聚居地了。

  夏纾被野人拽了下来,摔在了地上。她吃痛的趴在那里不动,恨恨的想野人果然是不存在文明的,怪不得他们一直生活的如此落后!

  聚居地里大多是女人、老人和孩子欢快地跑过来迎接这些野人,接着他们一群人就受到了热烈的关注。聚居地里的女野人们对着他们的衣着指指点点,交头接耳说着话,表情很诡异。

  吴莹莹被他们看的很不舒服,战战兢兢的拉着于心妍过来扶着夏纾。

  于心妍看着聚居地里的这些人,转头低声对她们说:“这里的人估计不少呢!”

  她抬头环顾四周,这里的女人确实很多,还有许多女人在远处忙碌,并不是全部的女人都过迎接。而且这地方非常的宽广,远处有很多简陋的草房子,还有许多山洞。夏纾知道在土著人中,女人多就代表着人多,部落强大。这一切都在彰显着,这是一个强大的部落!

  很快有一个头带羽毛,脖子上带着骨头项链的男性老野人走了过来,土著们纷纷给他让路,他似乎是首领。首领来到他们的面前,指着他们哇哇地大叫。然后就有人把他们赶到了一边,随后又把打来的猎物也放在了他们的身旁。

  这样的举动让他们很害怕,把他们和猎物放在一起,是不是就代表着他们也是食物?夏纾一群人紧紧的依偎在一起,相互寻找温暖,但也并不能驱逐他们的不安。

  曾家海突然站起来大喊:“我们是中国人!你们赶快放开我们!不然等到我们中国的军队到了,你们就完蛋了!”

  大家听了这句话都激动了起来,像是有了希望,有了救赎一样,都大声喊着:“对!对!你们这群人混蛋!快点放开我们!我们是中国公民!中国很厉害的!你们抓紧放了我们!”

  夏纾觉得这样的方式是没用的,从一开始她就发现他们语言不通,又怎么能听懂他们说的话。果然野人们都一脸迷茫和不耐烦地看着他们,随后再次采取了暴力镇压。

  在文明不发达的地方,暴力永远是最好的手段。

  很快又有几支打猎的队伍回来了,他们身旁的猎物越堆越多,种类也越来越多。血腥味和动物身上特有的臭味,呛的他们几乎没法呼吸。

  夜幕降临时,有野人吹起了号角。越来越多的野人向这边走来,这应该是一个集合的号角。

  等到所有的土著都来了,他们就开始由带着羽毛的首领分配食物。

  他们每一个野人领取的食物有多有少,猎物慢慢的减少,很快就被分配完了。可众人却并未散开,似乎不着急吃饭。

  然而,堆放猎物的地方只剩下他们这一群人了。有一个高大的野人走了过来,拉起一个女人就走到了人群中央。

  有一个满脸褶皱的老婆婆,皱着眉头一脸嫌弃地打量着她身上的衣服,好一会才伸手捏了捏她的胸部和臀部,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  那个女人被吓得大喊:“救命!救命啊!你们要干什么!放开我!”随后又喊着她男朋友的名字,希望他快去解救她。

  夏纾一群人,被这件事惊吓的迅速沸腾了起来,那个女人的男朋友神情也很激动,愤怒的想要跑过去,却被看押的野人压制着不能动弹。夏纾他们很快就安静了下来,一群人瑟瑟发抖的依靠在一起。

  女人大喊着挣扎,野人很生气的放下她,对着她一阵吼叫,女人不敢挣扎了。那个女人的男朋友却瞬间激动了起来,拼命的大叫,有几个野人对着他拳脚交加,看到他老实了才停了下来,男人被揍的衣服上都渗出了血,躺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  那个女人看见后就大哭了起来,却被野人用草捆着扛了下去。大家似乎都明白将要发生什么了,他们在分配女人。

  旅游团更安静了,女人们都期盼的看着曾家海他们,希望他们能想出办法。可是男人们一个比一个沉默,缩在一起不说话。刚才那个挨揍的男人还躺在他们的面前,不知生死。

  夏纾她们三个女孩,更是紧紧的靠在一起。吴莹莹开始啜泣了起来,夏纾睁着眼睛,鼻子也忍不住发酸,她并不喜欢在别人面前哭,可是现在她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。

  他们被扣在了这里,他们还能不能回家了?面对着这一群粗暴的野人他们该怎么办?她的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在黑色的土地上,消失不见。

  如果爸爸在就好了,夏纾垂着头眼泪流的更急了。幸好父亲不在,她又暗自庆幸。

  随后又有一个野人走了过来,再次拎一个女人走了过去。大家眼睁睁的看着,毫无办法。

  许朝涨红着脸,愤愤的对着导游和曾家海说:“我们就没有办法了吗?就这样……”听着他的话大家再次满脸希翼地看着曾家海和导游。

  导游低着头不说话,曾家海沉默了片刻道:“你们看现在我们能跑出去吗?这里有多少野人?我本来以为能够跟他们和平相处,现在是不可能了,只能以后找机会跑出去了!”

  听了这话,女人脸上都出现了绝望的神色,几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哭了起来。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
【关注本站公众号,方便下次浏览】
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:珍藏小说  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。懒人直接戳 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