先发现的有选择权和使用权,剩下的才是可以抢夺的。夏纾好像明白了什么,在这里食物和女人是强者才有能力得到的?果然武力在这受到尊崇。

  分配完之后,野人们相继离开。夏纾失神地看着曾家海他们,那他们是要如何处置呢?

  没有太多的时间给她伤感,很快霍加就拉着她往一个方向走,她腿还受着伤根本就走不动路。基本上是被他拖着走的,走着走着,他突然停了下来,双眼审视地看着夏纾。

  夏纾站在那里不敢动,也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,他的眼神再次炽热了起来,一手扛起她,一手拿着分到的猎物,快速奔跑了起来。

  他的速度让夏纾害怕,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人的速度!哦不!他是野人!她再次清晰的认识到人与野人之间的差距。

  霍加扛着她迅速地走进一个草屋,把她扔在了草垫上。夏纾四脚朝天的摔在草垫上,头晕眼花。还没等夏纾反应过来,霍加就已经趴在她的身边,直勾勾地看着她。

  夏纾惊吓地挣扎着想要爬起来,但霍加把她死死地按在那里不让她动弹,眼神更加炽热地看着她说,嘴里出了一串话。

  她又害怕又茫然地看着霍加,身上被他按的非常痛,霍加情绪更加激动了起来,对着她吼了几句。

  随后或许发现他们之间存在着语言障碍,他猛的站了起来烦躁的在屋里走来走去。

  霍加像突然明白了什么一样,一下子坐到了她的身边,指指她的脸。夏纾被他突如其来地动作吓了一跳,看着他指着她的脸就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,不知所措。

  霍加的有些不耐烦了,瞪着她哇哇大叫着。夏纾也有些生气,抬起脸和他对视,愤怒的对着他大声的哼道:“你想干嘛!”

  她突然的出声把霍加吓了一跳,双眼再次审视地看着她。夏纾这段时间压抑的有些奔溃,内心急迫的想找个地方宣泄,她恶作剧般的突然跳了起来,对着他做了一个凶狠的表情。

  霍加被她吓得后退了两步,夏纾用力压抑着心中的愉悦,暗自偷乐。她想要告诉霍加,自己也不是好欺负的。

  霍加似乎发现自己被耍了,他神情很愤怒的走上前,把她翻过身去,再次用长草把她捆了。然后捏着她的后颈把她扯着跪了起来,夏纾觉得她的脖子都要碎了,她有些痛苦地呻吟着。

  他似乎还没有解气,用力的拽着她的头发,冷漠的眼神让夏纾觉得他看的不是她,而是一个死人。

  夏纾打了一个寒颤,她突然想起了那些死去的旅游团里的人。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被刚才的动作给燃尽了,她怎么忘了,怎么忘了这是个恐怖的地方啊。

  看着她软软地趴在草垫上,霍加才松了手。不再理睬她,蹲下开始处理起猎物来。动物的皮毛被他用骨刀快速地撕扯了下来,鲜血淋漓,血腥味充满她的鼻翼,夏纾忍不住想要呕吐。

  可是,她被绑着,没办法让她逃离这个让她窒息的空间。她实在忍受不了这种气味,用力地挣扎了起来,求助的看着霍加。尽管是他让她如此狼狈,但仍然希望他能来帮助她,这是现在唯一能够帮助她的人。

  然而,他却毫不理会。夏纾看着他拿起木头开始钻木,她清楚的看着全过程,火花从木头中猛烈地窜了出来。

  她突然有些害怕,这样的取火需要多大的耐性和力气,而自己却这样不知死活的招惹他。

  如果他想要处理自己,简直易如反掌,而自己在可怕的暴力下根本就无法生存,就像刚才一样的反抗是多么的无力和可笑。想要更好的活下去,在霍加的面前就要展示自己的柔弱和无害,需要不停地示弱,让他安心。

  有了这样的认知后,夏纾就变得十分沉默。她开始反思,或许是因为霍加从那么多人中独独把她选了出来。让她产生了一种自己在他心中或许是特别的错觉,所以她放纵了自己,不像刚开始那样不安了。

  以后的生活中她要学会顺从,然后为自己争取选择和离开的空间。

  她看着霍加把猎物和火堆一点一点的处理好,然后十分熟练的把猎物架在火上烤。肉的表面渐渐的开始变黄,油滋滋地往外冒,肉的香味充满整个草房。

  夏纾忍不住深深的吸一口气,香味直冲她的饥饿的胃部,半路吃的那些零食根本没有太多的效果。人多东西少,只是勉强抵挡一点点的饥饿罢了,而且又经过一系列的折腾,胃里早就空空如也,闻到烤肉香味就再也忍受不了了。

  刚刚鲜血淋漓的场面似乎已经没这么可怕了,夏纾叹息了一声。真是生理决定心理,也会因此会让人变得越来越可怕。

  夏纾发现霍加一边烤肉一边偷偷地观察她,她赶紧把头转了回去,暗地里却还是忍不住去瞄烤肉。霍加发现她在看烤肉,神情有些自得,夏纾难堪地攥了攥拳。

  霍加割了一块巴掌大的烤肉,放在一片大叶子上。随后解开绑着她的长草,把肉递到夏纾的面前。

  她闭着眼不去看,不去想,可是肉香充满她的鼻腔不能忽视。她忍不住还是睁开了眼,肉就摆在了她的面前。她见霍加显得很平静,也顾不上干不干净,伸出去就去拿烤肉。

  当她的手马上要碰到烤肉时,霍加却把烤肉收了回去。夏纾咬着嘴唇恨恨地看着他,把头又转了过去,心中充满了被骗的羞辱和不能坚守自我的耻辱感。

  霍加却强硬的把她脸转了过来,又指了指她的脸。

  夏纾现在完全不想理他,见他强硬的把自己脸掰了过来就直接闭上了眼睛。霍加气的大叫一声,把夏纾推倒,膝盖压在了她的肚子上。夏纾觉得自己差点断了气,他的手摸上她的脸,然后用力的搓了一把。

  她疼的差点跳了起来,然而却被死死的压住不能动弹。她伸出手对他又抓又挠,他把她胳膊扭曲着捆绑了起来,捆的比上次紧的多。胳膊扭成一种变态的姿势,她觉得自己真的离死不远了,疼地冷汗淋漓。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
【关注本站公众号,方便下次浏览】
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:珍藏小说  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。懒人直接戳 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