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加一手拿着那肉,一手指着她的脸。夏纾本还想闭眼不去看他,但又怕他还搓她的脸,只得满脸泪水既愤怒又委屈地看着他。霍加愣了愣,摸了摸她的眼泪,却不想夏纾疼地眼泪流的更多了。

  霍加指了指肉和又指了指她的脸,夏纾简直不能忍受,进气少出气多,虚弱道:“你到底想做什么!”

  霍加一脸迷茫的看着她,然后坐了起来,用指甲在胳膊上一划,出现了一道血痕。夏纾唬了一跳,看见他的指甲像尖锐的铁钩,便不留痕迹地向后挪了挪。随后霍加就又指了指她的脸,然后指了指他划出的那个血痕。

  夏纾想她应该明白他的意思了,霍加可能是见她受伤了,然后脸上抹了消毒的碘伏。他想要这可以抹在伤口上的药,所以从一开始就表现出对她的脸那么的好奇。

  怪不得,怪不得他坚持选了她。原来不是因为感觉她特殊,而是因为这个。夏纾自嘲地笑了,心里念道:夏纾啊,夏纾,真是不知道该骂你什么好!

  于心妍只帮她处理了脸上和胳膊上的部分伤口,随后把碘伏给了她,让她留着处理剩下的伤口。

  经过霍加提醒,夏纾软软地躺在草垫上只觉得自己浑身都疼,肚子也又饿又疼。而且她的胳膊上还有些刺没有挑出来,这便更让她难以忍受了。

  先前的恐惧让她遗忘了这些事。

  霍加解开她的绳索,看着她依然躺着不动,很是着急,一直催促着她。夏纾爬了起来,吃力地把掉在草垫上的包拎到前面来,从里面拿出了碘伏用棉签给他的胳膊擦了擦,然后又把瓶盖拧上了。

  他看见这个瓶子很激动,一下把碘伏抢了过去,又把肉放在一旁。自己拿着瓶子小心翼翼地抚摸着,真像失散多年的恋人啊,夏纾恶意的揣测。

  于心妍递给夏纾的是大瓶的碘伏,夏纾自己包里也有一瓶一样的碘伏,和一些医学用品。她拿出已经消过毒包装好的镊子,打开包装,一点一点的清理扎在胳膊上的倒刺。

  霍加睁着眼睛坐在旁边,眼眨也不眨地看着夏纾。她也不想理睬他,只是专心的做着自己的事。

  夏纾把刺都挑出来,然后拿出另一瓶碘伏和棉签,把胳膊上的伤口都抹上碘伏。她低头看了看腿,长袜有些地方已经挂的抽丝了,裤子上面粘着刺、叶子和泥土。

  好在的是那些刺并没有扎进肉里,她把袜子上面的叶子和刺清理干净,只有裤子上泥土留下的污垢清理不掉。

  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把东西收拾好放进包里,又拿出一把新的手术刀和在森林里灌满水的塑料瓶。

  夏纾用水洗了洗手,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把手术刀洗了,虽然手术刀是新的,但最起码要比湖水干净的吧。

  夏纾咬咬嘴,尊严在生存面前是不值一提的。

  她拿起来那块肉,本来只想割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吃,割开后却发现肉里还带着血丝,估计是肉太厚烤不到肉里。

  这让她有些反胃,赶紧跑到火堆旁,看着他刚刚用来烤肉的大树枝,有些犹豫的削了一个树枝把肉串上。她现在只有一把手术刀,舍不得放在火上烤。

  虽然她从来没尝试过用树枝串肉烤,不过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只是不知道小树枝会不会烧着啊。

  霍加眼睛一直盯着她,见她拿出了一个能把肉很快割开的东西,顿时直勾勾地看着她手里的刀。

  夏纾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反应,她现在的注意力都在烤肉上了,她把刀放回了背包里,抱紧背包。有些后悔的想着,以后一定要找一个能把手术刀包起来的东西,然后把刀贴身带在身上,那样会安全很多。

  夏纾烤着肉又想到了曾家海、许朝和导游,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,虽然她的处境也不算好,但也不算太糟糕,最起码现在还不是。

  如果霍加只是为了碘伏才选择了她,那么她现在把碘伏给了他是不是就安全了?还是会因为把碘伏给了他会越来越危险呢?

  夏纾用力地摇了摇头,不会,应该不是第二种。如果是这样,那些身上没有碘伏的女人,还不是一样的被野人带走了,他们带走女人是为了部落的繁衍。

  虽然她的心情仍然紧张,却也是暗地里松了一口气。

  排除了生命的危险,就容易多想,她胡思乱想的吃着肉。趁着她注意力分散,霍加走到了火堆旁,快速地从她怀中走了她的背包。

  夏纾反应十分强烈的扑了过去,背包里有多种药物。在这一望无际的大森林里,那可都是在关键时刻可以拿来救命的。

  霍加看着她的反应,恼怒的皱了皱眉头,眼神很冷漠,满是威胁。

  夏纾心里一颤,沉默地坐了下去,暗地里恶狠狠地瞪着他,只能再想办法偷偷拿回来了。

  霍加拿到背包,学着她的样子尝试着打开了背包。

  先开始他把小急救箱拿反了并没有打开,但他很快就换了过来用力的掰。小急救箱一下打开了,由于他用力过猛,里面的东西哗啦啦地掉了一地。

  他弯腰捡起手术刀,拿在手里反复把玩,很快他又拿起那烤着的猎物学着夏纾的样子尝试的切着。

  肉很轻松的就被割下来了,他抬起头很是兴奋。隔着一段距离,夏纾都能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兴奋的热气。

  他又紧忙低下头再次尝试的割了几块肉下来。看着被割下来的肉,霍加猛的站了起来,用力拉扯着夏纾,指着手术刀哇哇大叫,夏纾不仅被他拉扯的头晕还被他聒的耳朵发麻。

  夏纾有些虚弱的拍打霍加:“混蛋!快放手!你是想让我死吗!”

  如果你在不放手,估计我真的离死不远了,夏纾想。

  他停下来,有些迷茫的看着她,夏纾赶快甩掉他的手,趴在地上有些无力的喘息着。霍加似乎被她的样子吓到了,有些无措的看着她趴在地上,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拍了拍她的背。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
【关注本站公众号,方便下次浏览】
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:珍藏小说  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。懒人直接戳 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