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纾接过女野人递来的一碗粥,她摸了摸这装粥的工具。应该是一种果实的壳,挖了内瓤做成的,很深。

  这种果壳的隔热效果似乎很好,她根本就感觉不到一点烫意。

  夏纾看着这粥,乳白色,非常稠,但是却看不到一粒米的痕迹。

  她喝了一口,虽然有一种淡淡的清香,但感觉却像淀粉一样,依然没有一丝味道。

  夏纾喝到一半时才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,干枯了两天的身体。似乎被这热热的汤水唤醒了,这是她第一次体验到身体被滋润的好像开花了一样。

  这种生命鲜活的感觉,真是让她一辈子都难忘。

  于心妍非常快速地喝光,女野人又为她和夏纾添了一些,然后笑眯眯的看着她们喝。

  等她们再次喝完时,女野人转身进了草屋,拿出一捧红彤彤的果子出来,递给她们。

  果子很甜,很好吃。这种红果子比一个橘子还要大上不少,看上去有些奇怪,夏纾一口气就吃掉了好几个,恐怕这里也只有浆果是有些味道的东西了。

  远处传来“依麻,依麻。”的呼声,女野人大声应了,拿着一些骨具看样子似要出去。

  她应该就叫依麻,夏纾想。

  依麻走到她们身边时,有些犹豫不定。于心妍立刻拉着夏纾,连连表示会乖乖的呆在这里哪也不去。

  她看起来还是十分犹豫,对着远处的几个女野人喊了几句。

  然后带着她们向前走去,夏纾也心急着要去见曾家海他们。害怕依麻要看着她们,或者是把她们一同带出去。

  于是,连连表示抗拒,示意自己也想要呆在这里不走。依麻安抚地摸了摸她的胳膊,让她们跟她走。

  夏纾再次表示拒绝,依麻又犹豫了起来。于心妍示意依麻跟着那些女野人走,她们会乖乖的呆在这里。

  依麻站在那里思量了好久,跟着那一群女野人离开了。

  于心妍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可算是走了,我们要去哪里找导游呢?”

  “走走看吧,昨天晚上太黑,也不知道具体的位置。”夏纾环顾四周,依然看不出一点头绪。

  没有办法,她们只能四处乱逛。

  这个聚居地确实很大,地势非常平坦。还有一条清澈的溪水,看起来就是个十分适合居住的地方。

  草屋凌乱的分散,毫无规则。夏纾发现远处有一个不同于其他草屋的房子,它明显要宽大一些。

  她指着那边对于心妍说:“那里应该是首领的房子,我们去看看导游是不是在那边。”

  等到她们走过去时,果然在不远处看见了昨天野人们集合的那个小广场。

  导游他们一群人,就被困在这边。看到了他们,夏纾和于心妍就觉得很有安全感,连呼吸都轻快了几分。

  只是他们看起来情况不是很好,而且还少了很多人。

  “导游,怎么少了这么多人?”于心妍惊慌地问道。

  导游恹恹地说:“被那群野人拉走了,估计是一起打猎去了。”

  大家都沉默了,夏纾看他们好像有点脱水的样子:“前面有小溪,不然你们先去喝点水?”

  “这水里……”

  “看起来还是很干净的,而且看样子水流也不深,应该没什么。”

  她们吃饱喝足了,看到这些同伴却还在苦苦煎熬,都有些赧然,都想尽量的帮助他们。

  夏纾看见了那个因为女朋友被野人们分配了,而挨了揍的男人。他躺在那里,伤似乎已经清理过了,但是神色很不好。

  夏纾和于心妍带着他们快速地向小溪走去,一路上有很多野人围观他们,一脸警惕。

  似乎有些忌惮他们,曾家海非常机智的表示善意,表明他们只是想去喝水,并不是要做什么坏事。

  野人们才渐渐的放松了下来。

  “妈的!也不给饭吃,不给水喝,把我们困在这干嘛?”

  “实在不行,跟他们拼了!”

  “拼?我们也得能拼过他们啊,昨天那几个都打不过,别说这么多了!老子还想要命呢!”

  人群又安静了下来。

  曾家海走到她们的身边问:“你们还好吧,他们没对你们怎么样吧?”

  于心妍拉着他的胳膊,急切的说道:“我们没什么事,可我们就一直呆在这里了吗?”

  “不会的,主要是野人们现在防范心很重,暂时不好有什么动作,还是要等一段时间的。”

  导游也在一旁苦笑道:“我们到现在也没吃东西呢,跟野人出去的那些人也不知道怎么样了。”

  “应该没什么事,估计和野人出去打猎还能吃饱肚子!比呆在这里困着强!”曾家海狠狠地喝了一口水,啐道。

  夏纾有些绝望,这就代表着现在一切都还没有办法解决,而且看样子男人的情况比她们还要糟糕。

  于心妍咬咬牙:“那就只能再等了等了,争取早日走出去。”

  “你们有机会的话就多出去走走,多观察一下周边的地形。”曾家海嘱咐道。

  “放心吧。”于心妍应声说完,就发现夏纾呆呆地坐在那,便摸摸她的头问,“小纾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  夏纾摇了摇头,她总有一种走不出去的预感。现在看到导游和曾家海他们也是一副自身难保的样子,不禁感觉无助和绝望。

  夏纾看着导游说:“导游,你们曾经有人来过这里吗?”

  导游摇摇头,不说话。

  她沉默了一会道:“这里住的是半地穴式房屋,这种房子是远古时期直立人建造的。你看他们还不会用草泥涂抹外壁墙,没有盐,没有陶器……”

  “这是野人!他们不会是正常的!”导游严声打断她。

  于心妍惊恐的拉着她:“小纾,怎么可能?我们难道还能跑到远古去吗?这简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!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,我不知道这是哪里,可是就算是非洲莽莽大森林腹地,也不应该生活的没有一点点现代化侵蚀的样子啊?我也不知道……我不知道这是哪,我只想回家。”说完她抱着双膝,忍不住掉眼泪。

  曾家海拍拍她的背:“你别怕,也别多想,咱们都会没事的!”说完便拿着水杯装水,要带给受伤的那个男人喝。

  大家都静静地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不停争论,世界怎么可能那么科幻,这都是夏纾自己想多了。

  如今,无论是什么话,都是太苍白无力了。

  夏纾和于心妍呆了一会,就回到了依麻的住处。

  她们一起躺在草屋外的草地上,安安静静的一句话也没说。就这么彼此依靠着,寻求着一点点的安全感。

  很快肚子也就咕噜噜的叫了起来,已经临近傍晚依麻还是没有回来,她们一天只喝了一点粥,吃了几个果子。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
【关注本站公众号,方便下次浏览】
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:珍藏小说  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。懒人直接戳 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