依麻回来的时候,她们已经睡着了。半梦半醒中觉得有人抱起来自己,夏纾一睁眼就看到了霍加。

  依麻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他们,对着她说了几句话。霍加回应几句,就抱着夏纾往草屋处走。

  她挣扎着,霍加也很顺从的把她放了下来。夏纾看着四周已经没有了于心妍的身影,依麻发现她四处看的模样。便做了一个走的样子,告诉她,于心妍已经走了。

  夏纾有些失望的叹了一口气,她并不想和霍加两个人单独的呆在一起。只得赖在依麻这里不走,霍加看着她左顾右盼的样子,扛起来走向自己的草屋。

  霍加把她扔在草垫上,转身就取火。夏纾发现猎物早已经剥过皮,处理干净了。看着他的模样,似乎依然想要烤肉。

  夏纾想起昨天的烤肉,她觉得就是再难吃的肉她现在也都能吃下去,觉得自己昨天真是太浪费了。又想到导游他们连吃的都没有,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吃上饭。更深刻的认识到她应该珍惜她现在的生活,不应该继续这么沮丧消极下去了。

  可惜她们也很难从野人这里,拿到食物送给导游。

  霍加用骨刀快速的劈开肉,开始烤肉。他感觉到夏纾一直盯着肉看,眼睛里露出了笑意。便起身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一串黄色的果实递给她,夏纾抬眼试探着去拿,发现他并没有像昨天那样逗她。

  她赶忙接了过来,随意擦了擦放进了嘴里。没什么太多的味道,但是水分很足。

  夏纾猜测昨天他可能是想拿到碘伏,所以才做出那样的举动。她看着霍加手里的骨刀,好奇他为什么不用那把手术刀,手术刀肯定比骨刀快多了。

  她不停地往嘴里塞着果子,思绪渐渐放空。肉香味很快就传了过来,夏纾忍不住分泌口水。

  霍加把烤好的肉放在了她面前的树叶上,然后继续翻烤着剩余的肉。她有些诧异的看着霍加,她以为拿到了那些东西后,霍加便不会对她太友好,现在看起来是她想多了。

  夏纾拿起烤肉,发现她的烤肉每一块明显要和她昨天晚上割的大小差不多,而且是基本上是八九分熟看不见血丝,吃起来比上次要方便很多。

  肉质也明显要比昨天的嫩,但肉还是没有什么味道,不过此刻夏纾也没有什么要求,只要能填饱肚子便十分得庆幸。

  没有一会夏纾便把她面前的肉都吃光了,虽然霍加看起来没有什么反应,但夏纾还是感觉有些赧然。

  她确实有些吃多了,撑得不能动弹。挨了饿,才知道吃饱的滋味有多好受,况且今天的肉质嫩相对好吃一点。

  霍加又递给她一块,夏纾摇了摇头。看到她摇头,霍加便收回手,自己快速的吃了起来。他的肉一如既往的没烤熟,带着几丝鲜血的痕迹,夏纾看的有些头皮发麻。

  夏纾看着仅有的一个草垫,有些头疼。她可不想一直坐在地上睡,霍加也不可能把那块草垫让给她。

  夏纾更更不可能和他同睡一个草垫,如果是那样的话,她宁愿直接躺在地上睡。

  她想,明天不管怎么样都要弄到一个草垫。吃食已经不如意了,如果连觉都睡不好,那整个人精神都会很崩溃。

  霍加吃的很快,也很多。夏纾的饭量并不小,他却吃了夏纾的五六倍的量。

  夏纾打量着他,霍加看起来非常的高,她严重怀疑他已经超越了两米。

  想起霍加的饭量,看来他长得这么高,又这么壮也不是没有道理的,她暗想。

  霍加吃完烤肉,面无表情地瞥了她一眼就开始收拾吃完的残骸。然后用骨刀在剩余的肉上穿了个洞,用长草吊在草屋中间的柱子上。

  留了一点火种后,就迅速地把她扛起来丢在草垫上,自己也躺了上来。爬在她的身旁观察她,他似乎对她很好奇,对她的衣服更好奇。

  霍加不停地扒拉着她的衣服,那布料轻柔的触感让他很惊讶,他似乎很喜欢想要把夏纾的衣服脱掉。夏纾惊惶地滚了一圈,快速地爬了起来,警惕地看着霍加。

  霍加睁大眼看着她眼里的警惕,那茶色的眼睛里都是恼怒和不满。他伸手用力地拉扯她的头发,夏纾又狼狈的仰倒在草垫上。看见她老实了,就转身背对着她睡起了觉来。

  她只觉得头皮发麻,整个后脑勺都麻木了,一点感觉也没有。她缓了好一会后脑勺才有了痛觉,却又觉得脑袋里似乎有个小人突突直跳着,好似要从她脑袋里跳出来一样。

  夏纾晕晕地躺在草垫上,躺了很久之后,感受着身边传来的热量和鼾声。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,让她支撑着再一次爬了起来。

  她小心翼翼地从草垫上挪了出去,然后急切的在草屋里四处寻找,她在找她的背包,找她的手术刀,或者找一个能伤人的利器。

  她厌恶这里,她讨厌这些暴力的野人。那些冷漠而无情的眼神,疯狂而兴奋的表情,血腥而残忍的殴打,和这些粗鲁的对待。

  这让她实在无法忍受,她要找到她的手术刀,她想要狠狠地捅向这么野人们!夏纾控制不住内心的委屈和惊恐,她惊慌失措的有些疯狂。

  她从来没受到过这种侮辱,这些野蛮粗暴的野人!这些该死的野人!她的弱小让她感到羞耻和无力,天色黑暗,看的不是很清楚。她找了一圈也没找到自己的背包和尖锐的利器,夏纾委屈的哭了起来。

  草屋里空荡荡的,角落里也是黑漆漆的,她只能慢慢摸索。她的背包也不知道被放到哪里去了,怎么样才能把它拿回来。

  等到她感觉到腿都麻木,自己也已经平静下来的时候。几乎一抬头,就看见了霍加那双没有一丝波澜的眼睛,就那么安安静静地看着她。

  霍加和夏纾对视了一会,她心里愈加愤怒和害怕。尽管天色昏暗,但她明显的感觉到他的眉毛抖动了几下,然后流露出一丝迷茫疑惑的表情,他或许察觉到了她的愤怒,却不知道她为什么而生气。

  他手脚麻利地爬了起来,把她又抱到草垫上。霍加搂着她,拍着她背,然后自己闭上眼睛在哄她睡觉。

  夏纾思绪混乱不明白他为什么一时残忍冷漠,一时又如此沉稳温柔。但也不欲挣扎,她根本就睡不着,夜里的风,带着丝丝凉意,让她的头脑也更加的清醒。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
【关注本站公众号,方便下次浏览】
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:珍藏小说  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。懒人直接戳 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