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们找到导游他们的时候,导游的精神很显然要比之前好很多,看到她们手里的野果更是开心。

  于心妍惊奇地问:“你们的神色好像好很多啊?怎么回事呢?”

  导游很开心:“今天那些蛮人没有为难我们,一大早就让我们吃了饭跟他们一起去打猎了。”

  说到这,导游皱了皱眉,显然他对打猎是很厌恶的。不过随即又快活了起来:“我今天可是好好的吃了顿饱的,狠狠地吃了许多肉!可惜的是他们竟然连盐都没有!果然是荒蛮之地!”

  夏纾无意间看见了许朝,见他的脸色居然显得很虚弱。她递了些野果给他奇怪地问:“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啊?不是说今天吃的很好吗?”

  许朝接过野果,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:“别提这些了,那些野人竟把我们分开带着去打猎。跟着去打猎的人都是有饭吃的,没跟着去的都等着晚上吃那一顿呢!还是要限量!”他的语气中带着愤懑。

  曾家海也拿起野果恨恨地说:“这些野人也真是奸诈!估计怕我们人多控制不住,害怕我们逃跑,才把我们分散开来!”

  说着慢慢地平静了下来:“我今天和导游一起出去的,看了一下附近的地形。感觉这片森林不小,想要走出去恐怕不容易,还是要谨慎筹划,不能鲁莽。”

  听了他这话,大家也都议论纷纷。有人开口说道:“这森林也真是诡异,树高的让人惊惶,连草长得和我们平日里见得都不一样。更不要说那些小动物了,有些动物模样真是奇怪。”

  说到这,大家情绪更是激动,不停地把自己知道的都说出来,一起商讨。

  于心妍也道:“是有些奇怪,那些野果有的也是大的让人惊奇。”

  大家激烈的讨论了好久,也没有个所以然,只是大家共同默认了。要好好筹划才能逃走,不能急于一时。

  “你们两个见到过那些被分配走的其他人了吗?”曾家海有些担忧的问。

  夏纾摇了摇头:“不知道被分哪里去了,这个聚居地也不小,竟然一直也没遇到。”

  大家都沉默了一会,这时导游有些痛苦地出声说:“王磊恐怕要不行了。”

  夏纾愣了愣,于心妍在一旁茫然地说:“王磊?”

  曾家海伸手用力地抓了抓头发,狠狠地深吸一口气道:“就是上次那个因为女朋友被那些蛮人分配了,遭到殴打的人。”

  空气十分凝重,于心妍脸色惨白,抖着嘴唇说:“徐医生……徐医生不是在吗?不能治了吗?”

  夏纾也忍不住浑身发冷,她简直无法相信这件事情。虽然她以前并没有关注过王磊,但在前几天还是好好的人,现在却突然被告知已经不行了,这根本就是一件让人很难接受的事情啊!

  “这帮野蛮人!老子早晚有一天要杀了他们!”

  徐医生摇头叹息:“不好治啊,能用的药也都给他用了。伤太多太重了,药也不够了。这里条件太差,能不能熬的过去就看他命了。”

  夏纾忍不住发抖:“那他现在人呢?”

  “找了个没人住的山洞,我们晚上就悄悄地过去休息,天亮了就偷偷回来,留了人在那边看着呢。”

  徐医生心情有些消沉,人也显得很茫然:“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!”

  夏纾看着曾家海说:“在哪呢,我去看看。”

  说着便弯腰捡起些野果要带过去,她一步还没走,就有个男人不满地大喊道:“那个人都快死了!还能吃什么野果,带过去让他吃了也是浪费!还带野果干嘛?!”

  听到这话,夏纾立刻回头,冷冷地看着那人:“你吃着我带来的野果,难道还要管我怎么处置吗?等哪天,你要是不行了恐怕连土也吃不到!”

  说完转身就走,许朝看见她这样,立马就跑过来给她带路。于心妍见了,也是慌慌忙忙地跟了上去。

  王磊还没有死,就有人已经不想给他东西吃了。那么那些珍贵的药物,不知道又能给他用多少。

  或许他们很多人都是这么想,只有他说出来了罢了。这世界真是现实的让人觉得可怕,要是有一天自己出事了,他们又能照顾自己多少?夏纾心底忍不住发冷,不敢往下想,那是一同来的亲密伙伴啊。

  她想起了她的背包,里面还有一些消炎药,但却不知道被霍加藏在哪里了。如果能找到,也能拿过来用一用。

  渐渐地她的步伐也慢了下来,她能拿出来多少呢?她恐怕也不敢把全部的药都拿过来给他用的,万一自己以后出了点事,又拿什么来应急?

  想着想着,也不禁苦笑,其实大家都差不多吧,她不也是这样吗?又怎么来嘲讽别人?

  利己,是人的本性。她这样告诉自己,试图来掩盖自己的狼狈和愧疚。

  夏纾转过身,看着情绪低落的于心妍说:“心妍姐,我不想过去了,你把这些带给他吧。”说着,把怀中的野果递了过去。

  许朝和于心妍都有些诧异的看下她,夏纾内心混乱,忍不住的难过,也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自己。

  于心妍慌忙地问:“小纾,你这是怎么了?刚才不还是要去看王磊的吗,怎么现在就不想去了?”

  “心妍姐,我没事,你过去看看吧。看王磊情况是怎么样,回来在同我说。”

  于心妍见她这模样只能答应了下来,然后看她情绪不稳定,便嘱咐她走路要小心一点。

  许朝也满眼担忧地看着她,犹犹豫豫地问:“夏纾,你……这是怎么了?”

  她摇了摇头:“没事,就是不忍心过去看了。”

  于心妍叹息了一声,她工作已经有几年了,见惯了这些,自然不怕。

  许朝舒了一口气,反过来安慰她:“别怕,别怕,没事的。要是感到害怕就回去吧,没关系的。不过,你路上还是要小心一些,其余的都不用你来担心。”

  夏纾听了他这话,呆愣了。疑惑的抬头看着许朝,感觉许朝对她也太好了一些。

  许朝见夏纾这样看着他,有些不好意思的转过身拉着于心妍就走了。

  “我们……我们赶紧走,王磊还在等着我们呢。”

  王磊不知道她们要去,又怎么会等她们,是否清醒着还未可知呢。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
【关注本站公众号,方便下次浏览】
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:珍藏小说  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。懒人直接戳 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