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为王磊的事情,夏纾回到草屋里也是坐立难安。她再一次翻找自己的背包,结果还是没有找到。

  这让她既松了一口气,下意识告诉自己找不到背包不是她的错,这是霍加藏起来了的原因。却又因为自己没有尽力而感到愧疚,思绪万千,不得安宁。

  她想到了这茂密的森林,她是学过中医的,虽然学的并不好。但森林大山里是从来不缺草药的,她自己并不敢单独进山,就决定明天摘野果时要去转转。

  想通了这些她瞬间轻松了很多,觉得身上汗泠泠十分粘稠。

  夏纾低头扯了扯自己的衣服,才发现衣服已经脏兮兮的了。加上汗水的灌溉,让脏脏的衣服贴在她的身上,就感觉难以忍受。

  她想起了那条清澈见底的小溪,她在傍晚时也是见到过野人在那里洗澡,只是觉得尴尬便匆匆离去了。

  天色还大早,距离太阳下山还有一段时间,可她是一刻也忍不了了。

  夏纾先去了于心妍的草屋,发现她还没有回来。便打算自己先去洗澡,然后再去山洞那边看看。

  她快速地走到了小溪边,在上游找到有岩石遮挡的地方。也不脱衣服,直接就下水洗了起来。

  溪水清凉,夏纾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却又有着说不出的舒适。她泡了很久,发现这个地方果然十分隐蔽,一直也没有人经过。

  就有些大胆的脱掉衣服,打算把衣服一起洗了。

  等到她穿着湿漉漉的衣服爬上岸时,突然看到一双闪闪发光的眼睛。

  夏纾心里一窒,差点没吓昏过去,转过身就想跑。

  这时,那野人迅速地过来拉住了她。夏纾忍不住全身发抖,不停地挣扎,直到那野人出了声。她才发现,这不是别人,是霍加。

  莫名的,听到霍加的声音,她松了一口气。平静下来,就觉得身体发软。

  夏纾靠在大石头上,发现霍加的脚边放着一只有些像鹿的猎物。鲜血淋漓,似乎正在剥皮,有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。

  霍加用的是骨刀,并不是很好用,有些地方被割的血肉模糊。

  她不明白,他为什么不用那把手术刀。霍加明明见识过那手术刀的锋利,并且对它十分喜爱。

  难道是怕把它用坏了?可是那手术刀又十分短小,根本不能用来打猎,他留着又有什么用?

  霍加看着她倚在那里不动,也不再关注她。继续蹲下来处理猎物,血腥味愈加浓重,让她忍不住想吐。夏纾也坚持的就这样看着,并且告诉自己要学会适应,要学会处理猎物。

  如果以后要逃离这个地方,在这过程中这些事情还是要自己会做才行。通过王磊的事情,她就已经明白,任何事情都需要靠自己。别人只能有限的来帮助你,依赖别人是最愚蠢的,更何况她并不是一个喜欢依靠别人的人。

  她看霍加剥皮是先沿腹部中线,从鄂下开口直至尾根,然后挑开四肢。霍加剥皮速度十分的快,夏纾也只能看个大概,对于有些地方还不是很清楚。

  尽管如此,她还是认真的看着霍加处理猎物的每一个步骤,并且认真的把它们都记了下来。

  剥完皮后,霍加把皮放进溪水里浸泡,用一块石头压着。

  然后看着夏纾,示意她跟着他回去。

  霍加今天回来的有些早,他并不着急吃晚饭,他把那些肉全部都挂了起来。

  夏纾这时才注意到,他前两天挂的肉都已经不见了。她平日里都跟依麻和于心妍待在一起,饿了的时候依麻就会给她们吃的,也就没注意他挂的那些肉。

  她猜测那些肉应该是霍加早上时吃掉的,她想依麻也不会一直的照顾她们。例如今天早上依麻似乎就在尝试着教她们如何煮那种淀粉粥,这可能就代表着,她日后需要自己做这些吃食,或者说,做给霍加吃。

  因为她醒的比较晚,从来也没见过霍加是如何吃早饭的,是不是也在依麻那里吃的早饭。

  夏纾也不太明白为什么依麻会照顾她和于心妍,而不是全部的人。或许她是霍加的亲人,那难道也是领走于心妍野人的亲人吗?她有些迷惑。

  挂完肉,霍加就出去了,过了好一会才又回来。

  夏纾看到霍加抱了一大块灰扑扑的石头走了过来,他蹲在草屋前的空地上开始敲敲砸砸。

  她好奇的看着,发现霍加一手拿着尖锐的锥状石头对准底下的灰色石头,一手拿着厚重的块状石头往尖锐石头的顶端砸去。

  很快灰色石头的中央部分被砸出了一个小洞出来,霍加沿着小洞四周不停地砸着,洞口不断的变大加深。

  石头并不是那么好砸的,不久那块锥状的石头就要破碎了。他便换了一块尖锐的石头,继续砸,夏纾清晰的感觉到大地随着他的敲砸不停的颤抖,这需要多大的力量。

  就这样一直到砸到夜幕降临,霍加才停下来,起身向远处走去。

  夏纾百无聊赖的坐在那,要不是霍加砸石头的声音太响,她早就要去会周公了。

  不一会霍加又走了回来,这次他抱了一堆树枝,他去捡了枯树枝。聚居地能捡到树枝的地方,只有小溪边的那个小树林,夏纾有些呆滞地看着霍加取火,然后开始烤肉,最后把烤好的肉递给她。

  她全程都在那里愣愣地坐着,直到现在她才感觉到,自己是多么的无用,她的一切都依赖于依麻和霍加。

  可笑的是,她还一直都在为自己狡辩,说自己并不是一个会依赖人的人。

  然而现在,她却连最基本的生活都需要被人来帮助。

  吃完烤肉,霍加又拿出来一个西瓜。

  没错,就是西瓜。这让夏纾很激动,她眼睁睁地看着霍加把西瓜往地上一摔,然后捡起来就吃。

  夏纾有一瞬间的呆愣了,就快速地捡起一块看起来不怎么脏的西瓜吃了起来。那种清凉的感觉,让她觉得很满足。

  霍加看着她餍足的表情,低低的笑出声来。

  听到他的笑声,夏纾几乎是立刻就收敛了表情,看到她的反应霍加显然有些恼怒。

  吃完霍加又一次走了出去,夏纾犹豫着,不知道自己要不要躺在草垫上。坐着睡很不舒服,但她又不想和霍加睡在一起。

  想到霍加今天看到了她洗澡,她马上就决定还是坐着睡比较好,同时也加大了她对草垫的渴望。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
【关注本站公众号,方便下次浏览】
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:珍藏小说  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。懒人直接戳 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