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纾扒了一会小土豆,就对于心妍使眼色,于心妍走了过来奇怪地看着她低声问:“怎么了?”

  “王磊伤的挺重的,我想徐医生那里的药支撑不了多久,我们去找找有没有什么草药。”

  于心妍有些狐疑:“这……你认识草药吗?”

  夏纾点了点头:“学过一点,应该没问题。”

  于心妍这才积极了起来:“那我们赶紧,我可也要拜你为师,跟你好好学学才行,现在才发现中医用处大着呢!”

  她笑着答应:“当然好了,有你陪着我,我会安心很多。”

  草木茂盛找起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她们在草丛中找了很久也没找到有消炎作用的草药。

  反而发现了红薯,于心妍显然很开心。但夏纾却急躁了起来,找不到消炎的草药,对于受伤的人来说无疑是致命的。

  她拔能消炎的草药想了一遍,突然看见了白茸茸的蒲公英飞了过来。

  “心妍姐,心妍姐,快……快看看附近有没有蒲公英?”

  于心妍眼睛一亮:“蒲公英……怎么把它给忘了。”

  她们顺着蒲公英飞来的方向,很快找了一小片蒲公英。依麻看着她们乱跑,在那边大喊,夏纾朝她挥了挥手表示没事。

  依麻见她们不在乱跑,便也不阻止她们了。

  摘完蒲公英,她们又挖了许多红薯,又编了那个超大的草篮子装得满满的。

  由于没有锅,夏纾和于心妍把摘的小土豆都给了依麻。除了自己留着一些红薯外,剩下的连同蒲公英一起都送给了导游他们。

  夏纾回到了草屋后,放下红薯,直奔着霍加放骨刀的地方。在他平日里放打猎工具那里,发现了两把骨刀,她拿了一把偏大一些的急急忙忙地向溪边走去。

  骨刀自然没有手术刀那么锋利,割起来多多少少有些不顺手。不用说手术刀不在夏纾这,就是在这她也不一定舍得用手术刀来割这些草。

  拿了骨刀,肯定要比用手拔长草快多了。一会的功夫她就割了一小堆,这让她充满了动力。为了草垫,为了脱离那个野人霍加,这些都值得。

  她也不需要太多长草,只要能够容纳的下她就可以了。她感觉手很痛,有些地方已经被骨刀磨得有些掉皮了。

  夏纾到溪边洗了洗手,发现骨刀上也沾染了这种长草绿色的汁液,便放在溪水里冲洗,却发现怎么洗也洗不掉。

  这下麻烦了,偷用了别人的骨刀,还把它给用脏了。这要怎么办才好,夏纾有点发急。她还是怕霍加的,毕竟他长得那么高大威猛,生起气来又十分可怖。

  她也能感觉到霍加对于这些工具的珍惜,或许是因为这些东西都是用来打猎的,又或许是因为它们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。

  夏纾急得一身汗,也没有办法把骨刀上的汁液给清洗掉。她真的很怀念家里的洗涤剂,要是能给她来一些该有多好。

  没有办法,她只能硬着头皮把这把骨刀放在那把小一些骨刀的下面,期盼着霍加不会发现。

  然后又来回跑了好几趟,才把割下来的长草全部运到草屋前的空地上晒着,只可惜的是,这时的太阳不是那么强烈了。

  夏纾感到森林里的夏天好像比她们家里那边凉快了许多,并不是那么炎热,树木多果然还是占优势的。

  霍加今天回来的同样很早,他有些迷惑地看着空地上晒着的这些长草。

  夏纾却有些紧张地望着他去放骨矛的背影,害怕他会发现那边骨刀的异常。不过霍加很快就走了出来,让她松了一口气。

  霍加再次搬出昨天晚上砸的那块石头,继续用力地砸了起来。

  她有些好奇这石头是做什么的,为什么霍加如此坚持的在砸它。随着灰石中央的洞越来越大,夏纾感觉它莫名的熟悉。

  夏纾猛然睁大双眼,这……这不是依麻用的石锅的样子吗?

  她这时才明白过来,原来霍加是在制作石锅。夏纾捡起被砸掉的碎石,感觉这种石头好像要相对软一些。她想起了皂石,以前便听说过皂石可以制作石锅,难道这是皂石?

  霍加制作石锅自然是给她用的,他自己也没时间煮东西。这总让她有一种男主外女主内,他们是一家人的诡异感。除此之外她还是很开心的,代表她以后不用再麻烦依麻了,也代表她随时都可以吃饭了。

  皂石相对的要好砸一些,霍加的动作又十分的利落,她觉得说不定她明天早上就能够自己煮东西吃了。

  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快,在烤肉前,霍加已经把石锅砸好了,并且用石头在打磨石锅的内壁。

  等到一个完美的锅出现在她的面前,夏纾忍不住抱着石锅开心的笑了,这是来到这里她笑得最开心的一次。

  霍加看着她,表情有些呆滞。夏纾在他的脸上,看到了一丝不自然的表情。

  心中对他的恐惧消了一些,看着他的模样又有些得意。只要霍加对她越来越喜欢,她就会更加安全。

  今天挖到了红薯,现在又有了石锅,她可以煮红薯汤喝了。

  想到这,夏纾激动不已,迫不及待的跑到依麻家。问依麻要了些小土豆果子,便抱着石锅、红薯和小土豆去小溪边清洗。

  她把石锅在小溪中浸泡着,然后就开始洗红薯和小土豆。都洗好后,又把石锅用草刷了一遍然后装满水,才发现这么多东西她根本就拿不回去。

  不得已,夏纾只能打算先抱一些回去,剩余的等一会再过来拿。

  她还没走多远,就发现霍加走了过来。对着她说了几句字符,把她推到大石头上坐着,然后就走进了树林。

  夏纾猜测这是让她坐在这里等着的意思,她看了看装满水的石锅和洗好的小土豆、红薯,犹豫了一下还是坐在石头上等着霍加。

  霍加出来的时候抱了许多干枯的树枝,夏纾看到了,有点蒙。拿了这么多的树枝,又怎么能帮她拿这些东西。

  她让霍加把枯树枝放在了地上,然后自己去拔了一些长草,把它们打上结连在一起。

  霍加有些奇怪的看着她,不明白她在做什么,但还是很顺从的站在那里没动。

  夏纾把枯树枝放在连在一起的长草上,捆了起来。然后拉着霍加去溪水里把他的手洗干净。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
【关注本站公众号,方便下次浏览】
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:珍藏小说  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。懒人直接戳 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