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加似乎也特别喜欢吃红薯,夏纾胃口小,大部分都被他吃了。

  吃完饭,夏纾就围着草屋打转,怎么也找不到她的长草。她花了这么多功夫才得来的长草,就这样不见了。

  霍加却兴奋地拿着一个红薯,疾步走了出去消失不见了。

  长草的丢失让她非常沮丧,心中苦闷的透不过气来。霍加回来后,看到她的模样眼神闪烁,不动声色的把她抱起来放到草垫上,然后把手放在了她的腰上楼着她。

  夏纾吓了一跳,忍不住挣扎。可她每挣扎一下,霍加都会勒的更紧。夏纾胸口刺痛,感觉有些不能呼吸了,才被迫安静了下来。

  她永远也不能和霍加比力气,这注定是吃亏的。等她慢慢放轻松,霍加的力气也跟着轻了起来,她才觉得好受许多。

  困意袭来,模模糊糊当中感觉有些不对劲,夏纾又想起了她辛辛苦苦割的长草。突然清醒了过来,谁会跑到别人家门口来偷长草呢。长草对于她来说确实是有些费力,但对于这些野人来说这些长草是没有什么难度的吧。

  她转头看向霍加,身旁的他睡得鼾声正浓。明明在她走之前长草还在的,那个时候他应该也在,谁敢在他的面前偷走长草呢?除非是他自己把长草给拿走了,或者在他走之后有人拿走了长草。

  但夏纾感觉后者的可能性不是很大,她怀疑的盯着霍加,他拿走她的长草有什么用?

  第二天夏纾起了个大早,霍加蹲在门前烤肉,她拿着纱布和骨刀去了小溪边。

  洗漱完就开始割长草,霍加见夏纾许久都不曾回来,就过来找她。

  没想到看见夏纾又在割长草,他的脸色忽然难看起来。伸手抢走了她的骨刀,然后拉着她走回了草屋。

  夏纾见他的反应就知道她的长草一定是霍加给拿走了的,不过她不太明白霍加为什么要拿走她的长草。

  霍加把她拽回来后,抱着石锅拿着红薯和小土豆又走了。夏纾想,这是要求她给他煮粥喝?

  果然,不到一会霍加抱着一石锅的水走了回来。然后把红薯和小土豆塞进她怀里,自己去取火烧水。

  夏纾无奈,但想想自己也要吃早饭,便也顺从了他的意思。

  早饭还没吃完,依麻就端着淀粉粥过来了,看到了石锅里的粥。表情非常欣慰,依麻看到红薯同样很惊喜,却没有惊讶。仿佛一早就见过,夏纾有点奇怪。

  夏纾见了就捞了几块红薯给她,依麻吃的非常享受,甚至最后还拿了几块回去。

  自从依麻吃了红薯后,就要求夏纾带着她们去采集红薯。这些野人似乎没见过在地底下挖出来吃的,感觉很惊奇。

  没过多久那里的红薯就被挖了个精光,夏纾和于心妍欲哭无泪,只好寻找别的地道有没有红薯。

  因为红薯的关系,夏纾在聚居地的地位提高了很多,所有见到她的人都会对她咧着嘴巴笑。

  更让夏纾感觉奇怪的是,在这个采集队伍中,她只见到了部分旅游队里的女性,再也没有见到过其他的伙伴。

  这让她有些摸不着头脑,野人让导游他们不能在一起打猎的原因是怕他们逃跑,那她们呢?不可能也是这个原因吧?

  夏纾觉得不是这样的,这些野人肯定有自己的分配原则,她觉得女人的分配绝对不是怕她们逃跑。

  这个采集的队伍基本上每天都是相同的人,而且每一个人对待她们似乎都非常的宽容。这些野人之间的相处不像是普通的关系,她们非常亲昵更像是亲人之间的相处。

  她理不清这里面的关系,也就抛开不想了。夏纾和于心妍又多次采摘蒲公英送给导游他们,中间也发现许多有用的药材也都一起送给了他们。

  尽管如此还是没留住王磊的生命,夏纾心中感叹,始终也没敢过去看一眼。不仅这样,导游他们熟悉了打猎后,野人们就让他们全部都出去打猎。

  这样不能休息的打猎方式,每天都要高强度的精神集中,精力和身体都吃不消,损伤越来越大。

  徐医生和夏纾一样学的都是中西医,因为在别人受伤时施救,被野人们发现他竟然懂得医术,也就不再要求他继续打猎了。

  野人们让他住在了聚居地巫医旁边的房子中,巫医就是当初那个摸她们胸和臀的老婆婆。徐医生每天都能得到供奉,不需要打猎就能得到足够的吃食。但是每天都会带着人去采药,夏纾也经常跟着徐医生去。

  这自然也会引起一些人的不满,但也没有人敢明目张胆的说出来,因为谁也不能保证自己没有生病的时候。这时候,徐医生的地位空前的高,他得到了很多人的尊重。

  夏纾和于心妍再次去看导游他们的时候,不再会问为什么人又变少了,问多了只会让气氛更加压抑。

  曾家海问:“除了你们采集队里的女人,还见没见到过其他那些人?”

  于心妍说:“没遇到过,她们具体被分配到了哪里不是很清楚。”

  她们至今没见过吴莹莹,在逛聚居地时也从未遇到过,于心妍有点担心她却也没有任何办法。

  “你们注意一下,我们平时打猎不方便乱逛。下次遇到的话,就把她们带过来。至于其余过来看我们的人,我也会告诉她们。”

  夏纾有些激动地问:“这……这是要……?”

  曾家海点了点头:“实在不能在等下去了,最近伤的人太多了。我们也摸清了附近的地形,要是再不走恐怕剩的人也不多了。”

  有的人听到要带那么多女人走,有些情绪的叫道:“把她们都带上?我们还能走的出去吗!那我们分开走算了!我可不想带着这么多的累赘!”

  夏纾和于心妍听到不仅有些心冷,还吓得身体发软。如果导游他们不带着她们这些女人走的话,凭借她们的能力是绝对走不出去的。

  曾家海看了夏纾一眼,安慰道:“你们别害怕,我们是一起来的,当然就要一起离开了。”

  随后就对着那人说:“你们论武力当然比她们要强上许多,但是我们这么多人要离开这里,肯定需要准备很多的食物。你们也知道,这里也就只有骨矛这些工具,不跟着那些野人,根本就不能保证每天都能打到足够的猎物。”

  说着他巡视了一周,观察每个人脸上的表情:“但是她们不一样,她们这些女人采集回来的食物,不需要上交,她们能得到更多的食物。有了足够的食物才是我们能不能离开的重要一点!你们还有意见吗?都能保证自己能打到足够的猎物?”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
【关注本站公众号,方便下次浏览】
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:珍藏小说  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。懒人直接戳 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