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家海说完,所有的人都沉默了,没有反抗他。但是夏纾也看见了,还有几个人表情都很不服气,只是碍于曾家海的威严没有说话罢了。

  夏纾有些浑浑噩噩的走了回去,她知道曾家海说这些只是安抚人心,她们的存在确实给他们拖了后腿。

  尤其是面对这莽莽森林,里面存在的危机是不言而喻的。谁也没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去说,他们都能安全的从这片森林里走出去。

  于心妍一边走一边哭了出来:“小纾,你说他们……他们怎么能这么过分!我们难道不是一起的吗?他们怎么会想到要抛弃我们啊?如果他们走了我们要怎么办?我们可能一辈子都出不去了……”

  “不会的,心妍姐,你放心好了。曾家海不会抛下我们的,就算只有我们自己,我们也会有办法走出去的!我们可以的,一定可以!”

  不知是在安慰她,还是在安慰自己。夏纾一直在心底告诉自己,她可以,就算没有人能够帮助她。她也可以走出去,她要变得强大,她不想再依靠别人的力量。

  可是在这个单纯的比力量的野蛮地方,她不知道她要怎么样才能强大起来,才能靠自己的能力生存下去。

  她没有力量,不会打猎,她比不上依麻,连取火也做不到。从开始到现在,她不是依赖曾家海,就是在依赖依麻和霍加,她感到十分沮丧。

  把赌注放在别人身上感觉,让人十分不安。

  由于她们不知道一同采集的那几个女人的住处,所以只能等到第二天采集时再一起商讨。大家都激动的赞同,引来一些女野人的侧目。

  其余的女人,夏纾和于心妍回去之后,就开始尝试着在聚居地找那些被分配下去的人。每次采集回来后,她们都会到处的转转。但是由于聚居地很大,居住的草屋也比较凌乱,找起来也就不是很容易了。

  但好在,几天过去了,最终还是聚齐了人数。

  夏纾把曾家海要带着她们离开的消息说了出来,她们有的开心,有的激动,有的惶恐。

  吴莹莹呜呜大哭:“你们怎么不早一点来找我,我……都快要被吓死了!”

  于心妍安慰她:“这不是来了吗,你住的太远了,不太好找。”

  吴莹莹还是有些埋怨,夏纾不欲听她的抱怨问道:“对于离开的事情你们是怎么想的?”

  “离开!离开!我们当然想和他们一起走了!我可不想待在这个鬼地方!”

  有人迟疑道:“这森林真是太大了,我们还能走出去吗?”

  于心妍说:“能!我们一定可以走出去的!”

  “真是受不了了!我真怀疑我们是不是穿越时空隧道了,怎么就进了这么大的森林里去了?”

  夏纾的脑子里‘轰隆’一声,被炸的一片空白。她摇了摇头,哪有这么惨的穿越,更何况那些事情应该都是虚构的吧。

  吴莹莹大叫:“穿越?!不是吧,你们还真能想!穿越最起码也要穿个帅哥多一点的地方吧,这里是什么鬼地方啊,每个人都披头散发的连衣服都没有!不满意!要求重新穿!”

  夏纾忍不住被逗的笑出声,自古都有三个女人一台戏,真是不假。

  她的心情好了起来,穿越?这么玄幻的事情不可能发生在她们这群普通人身上吧。更何况还是群穿,那这穿越的列车有点大,有点拥挤。

  大家一致决定都要离开,于心妍告诉了她们曾家海的想法。让她们最好能多多准备些吃食,以备逃跑时的需求。

  等到夏纾回到草屋时,霍加已经在烤肉了,天色确实也比较晚了。除了刚开始的一两天依麻对她看的比较紧之外,她基本上都是非常自由的。

  夏纾看了看正在认真烤肉的霍加,想,现在离开或许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。最紧张的氛围都已经过去了,大家相对自由也更好离开。

  霍加皱着眉头看着她,显然对她回来的这么迟还是有意见的。

  想着马上就要离开了,她心中对霍加隐隐约约的有些愧疚,对他讨好地笑了笑。然后就开始煮淀粉粥,有了石锅之后,她也尝试着去煮肉汤喝。可是味道实在不敢恭维,没有调料,这里的肉腥味很重,根本没办法喝下去。

  夏纾有时把霍加剔下的骨头,拿来煮骨头汤喝,没有盐也实在没有办法做的更好吃。

  人不能长时间的缺盐,实在不行就只能喝动物的血了。尽管她内心不情愿,可也没有什么更好的方法了。

  夏纾突然想到霍加经常吃带血丝的肉,难道说他这是在补充盐分?

  睡觉时,霍加又紧紧搂着夏纾。她也没有挣扎,甚至伸出手摸了摸霍加的脸。霍加瞪大眼睛看着她,眼睛亮晶晶的十分有神,满是欢喜。

  夏纾不好意思的收回了手,闭上了眼睛。霍加的神情让她感到更加的愧疚,可是没有办法。她不可能待在这里一辈子,她也是要回家的。

  她们连续偷偷摸摸地收集了许多食物,夏纾感觉自己身上的衣服都快要被自己给穿烂了,她感觉这里的天气也在慢慢变热。衣服每天都被汗水浸泡着,采集时还会经常被树枝划来刮去。

  她真怕有一天,她的衣服就这样破了。那她岂不是也要跟他们一样穿兽皮了?她又不能跟他们一样只裹着下半身,她肯定还要裹着上面,那岂不是要被热死了。

  这一天还是在众人的期盼之下到了,没有打猎的人自己分散走到,规定的地点集合。出去打猎的人想办法偷偷溜过去,然后一起走。

  夏纾到的时候就看见了站在那里的导游和于心妍她们,看到她于心妍很激动:“你可算过来了。”

  她看了眼于心妍旁边的吴莹莹,然后问于心妍:“女生都来齐了吗?”

  “差不多了,应该都到了,就是曾家海他们还没回来。”

  他们先到规定偷食物的小山洞里,把食物都拿了出来,用编的框背在身上。

  她们在焦急的等待着,感觉每一分钟都是煎熬,手心不停地冒汗。

  左等右等曾家海他们还是没有来,没有了曾家海,导游自己也没有那么大的勇气带着她们这一群人单独走,更何况还是一个女人这么多的队伍。

  就在他们心急如焚的时候,远远的看见有人向他们这边走来。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
【关注本站公众号,方便下次浏览】
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:珍藏小说  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。懒人直接戳 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