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还想解释什么?解释你是怎么勾搭上我亲妹妹吗?解释你每次背着我跟她做爱都是假的吗?陆瑾泽,你俩的孩子都是我亲手流掉的,请问你还想解释什么?”温落弯了弯嘴角,狭长的眸子无波无澜的盯着他。

  “你就是为了报复我才嫁给那个废物的对不对?”陆瑾泽一把抓过她的手腕。

  温落冷笑一声,“报复?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,我会嫁给谁都只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我爱他。”

  “爱?他能给什么?”

  “给我你给不了我的一切!”温落嘴硬的挣脱开他的桎梏,“再不滚出去,我就报警了。”

  “小落,我最后忠告你一句,断了腿的厉皓南,他也还是大名鼎鼎的厉家大少,不是你能招惹的起,你因为什么嫁给他我不知道,但我知道你根本就不幸福。”

  “滚!”直到房门又被用力的关上,温落才像被抽光了全身力气一般跌坐在地上,她捂着胸口无声的流泪,只有在空无一人的房间中,她才敢把憋了一天的委屈释放出来。

  次日,医院。

  “病人的小腿肌肉有些萎缩,但好在不太严重,只要坚持复健用不了太长时间就能恢复正常。”

  温落点头勉强笑了一下,“这两年麻烦陆医生了。”

  “其实我也没帮上什么忙,所有的事情都是你亲力亲为,现在情况有所好转也可以说都是你的功劳。”

  温落推开门,厉皓南穿着蓝白条纹的病服,身高腿长的站在窗前,这是两年来她第一次见他站了起来,很高,至少比她高出一个头。

  “你现在不能抽烟。”她冷言出声。

  厉皓南转过身,皮肤在阳光下显得异常白皙,几近完美的脸上一双狭长的凤眸阴翳的盯着她,就如同极地的寒冰,似乎一个眼神就能将人冻在原地,他缓缓的往前走了两步,靠近而来的身影瞬间形成巨大的暗影笼罩在温落面前。

  “那我能干什么?”男人说话的同时手指捏紧她的下巴,迫使着她同自己对视,温落每个呼吸间还能嗅到他手指上残留的烟草味道。

  她有些反感的撇过头,“你现在应该多运动,配合医生……”

  厉皓南突然凑近她,指腹的粗粝让她不由的心跳加速,“多运动?跟昨天一样吗,温医生?”

  温落慌乱的退后一步,仗着他此刻行动不便快速的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,昨天只是用尽办法之后的最后一个办法,跟现在的情况完全不同。

  “我倒是想多跟你一块运动,就怕厉总吃不消。”温落冷漠的讥讽着厉皓南,精致的小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,她比任何人都明白他对自己的恨意,更加的清楚他根本不可能会对她抱有半点感情。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
【关注本站公众号,方便下次浏览】
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:珍藏小说  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。懒人直接戳 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