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像是说上次你给她做了人流之后,她就怀不上孩子了。”

  温落狐疑的接过话,“人流?”

  她当了好几年的妇产科医生,做过的人流没有一千也有八百,自然猜不到是谁,“她现在人呢?”

  “已经被主任安抚下来,现在在你办公室。”

  温落点了下头轻拍她的手腕,“我知道了,谢谢你思媛。”

  推开科室的门,只一个背影温落就认出了对方是谁,脸上的表情瞬间阴沉下来,她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,冷眼看着面前长的同她有三分相像的女人,“你又哪根筋搭错了,有空上医院闹?”

  温露露冷笑一声,“这里是医院我是你经手的病人,并且被你害的怀不上孩子,难道不该来吗?”

  温落只觉得讽刺,这个跟她同父异母却只比她小一岁的妹妹,勾搭上她交往三年的前男友不说,怀孕时还点名希望她亲手做人流手术。

  “不能怀孕?”

  “对,我跟瑾泽做了很多次都没有戴套,但是我例假还是照样来,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。”温露露说这话的同时,美艳的眸子故意斜睨了眼温落。

  却见她白皙的脸庞压根没有变化,才不岔的继续娇声开口道,“我想来想去就是因为你的人流手术害的。”

  温落用力的一拍桌子,直接站起身指着她,“温露露,你丫犯贱爬上我男朋友的床,怀了孕却要把孩子流掉,现在怀不上又转过头来指责我?你怎么不去问问你那宝贝男朋友是不是那里不太行?”

  温露露吓了一跳,完全没想到温落会有这么大的反应,她也同样站了起来,“瑾泽那里行不行,姐姐难道不知道吗?”

  “昨天晚上半夜我可是亲眼看到他从你家出来,是不是妹妹我当年上了你的男人,现在姐姐故技重施的也来一遍?”

  温露露冷笑一声,“但当初的我好歹也是单身,姐姐现在可是嫁给了别人,哦……也对,姐夫躺在床上不能人道,姐姐饥渴的只好去找妹夫,所以这么说到底是谁犯贱?”

  “啪!”温落反手就是一巴掌挥向她。

  她气的发抖一把抓住温露露的衣领,“你能傍上陆瑾泽是你的本事,当年我念在你年少不跟你计较,但是不代表你就可以踩在我的头上,既然是你的男人就管好他不要出现在我家,并且你真以为你姐夫不能人道吗?我告诉你,比你男人强了一百倍!”

  温露露用力的推开她,“你以为我会信吗?一个躺在床上两年的废物,能跟瑾泽比?”

  温落刚想开口,眼角的余光就瞥见门口站着的高大身影,只觉得呼吸一滞剩下的话又尽数吞回肚子里。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
【关注本站公众号,方便下次浏览】
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:珍藏小说  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。懒人直接戳 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