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露露注意到她的异样,疑惑的顺着温落的目光转身,只一眼身体便是僵住,此刻即便屋内开了冷气,她还是觉得后背瞬间就出了一层薄汗。

  “姐…姐夫……你……”

  厉皓南缓缓的上前,许久未曾走动的腿脚还有些摇晃,但却一点都不妨碍他周身散发出来阴冷的气场,“姐夫?我不是你的姐夫。”

  他的声音低沉骇人,那双深邃的眸子紧紧地盯着温露露。

  忽然之间他嘴角微微扬了起来,身后的温落心一凉,她听苏瑜提起过,整个京城的商界都流传着一句话,只要厉皓南看似温和的对你笑了,那你就完蛋了。

  果然他又继续出声,“我这个废物还有什么资格当你的姐夫?”

  “我……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温露露自然知道厉皓南的本事,她慌乱的扭头求助般的看向温落。

  温落正想开口却被厉皓南一个眼神硬生生的遏制住,他突然伸出手掐住温露露的脖子,浑身上下瞬间充斥着平日里面对温落时的那股戾气。

  温露露只觉得赖以生存的氧气随着他手上力道的加重,慢慢的消失,她拼命的挣扎却没有半点用处。

  “厉皓南,你放开她,她会被你掐死的!”温落虽然不喜欢她,但是温露露毕竟是她的妹妹,她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厉皓南掐死她。

  厉皓南看了她一眼松开手,温露露二话不说就直接朝着门外逃开。

  “你昨晚跟别的男人待在一起?”

  厉皓南上前两步,面无表情的盯着她,“我警告你温落,即便我再怎么厌恶你,你也是我厉皓南的女人,你整个身体都打上了我的标签,你要是敢做对不起我的事情,我绝对不会放过你。”

  温落只觉得可笑,“你什么时候把我当成过你的女人?”

  不等他开口,她继续说道,“厉皓南,我要离婚!”

  “离婚?”厉皓南薄唇轻启重复着这两个字,他单手撑在一旁的办公桌上,俯身凑近温落。

  “昨天爬上我的床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,那么欲/求不满的你,现在却想离婚?”

  厉皓南一边说着,修长的手指就直接扯开了身上病服的纽扣,温落视线滑过他块块分明的腹肌之时,明显多了几丝慌乱。

  她退后几步,后背紧紧的贴在墙上,色厉内茬的盯着他,“厉皓南你别乱来,这里可是医院。”

  “亏你还知道这里是医院,昨天坐在我身上叫的那么欢的人又是谁?”

  厉皓南伸出手按在墙上,将她整个人都禁锢在自己的怀里,每个呼吸之间都能嗅到她身上清冷的香味。

  他对于她的确是厌恶至极,但是昨天之后他满脑子想的却又都是她的身体。

  温落还没来得及开口,腰上就多了一只滚烫的大手,温落只觉得双腿一软,伸手就想推开他。

  但是这种力道在厉皓南看来,跟欲拒还迎没什么两样,狭长的眸子里多了几分不屑。

  “你再这样我喊了!”温落瞪着他,希望他能够因为这里还是医院能够先放过她。

  厉皓南嘴角微微扬起,“喊,我不介意多几个人看我们办事,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女人,你还喊什么?”

  他说着,大手直接滑进她的衣内,触碰到柔软的肌/肤时,厉皓南只觉得更加的控制不住。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
【关注本站公众号,方便下次浏览】
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:珍藏小说  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。懒人直接戳 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