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感受到了那一刻之后,温落眼泪瞬间出来,如果昨天她的主动是为了这个男人能够重新站起来,那么今天她感受到的只剩下屈辱。

  厉皓南凑到她的颈间,温热的呼吸喷吐在她的耳侧,“我这人不爱吃亏,你昨天怎么对我的,我今天就怎么对你。”

  屈辱跟快/感不断的侵袭而来,温落拼命的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半点声音。

  厉皓南对她几乎没有温柔可言,只有粗暴的发泄着最本能的欲/望……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直到厉皓南离开她的身体,抽起桌上的纸巾擦拭干净之后,温落才回过神来,还未开口就听到他冰冷的声音,“避孕这种事情不用我多说吧。”

  温落撑着墙站了起来,穿好身上的衣服,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厉皓南,“你放心,我比你更不想怀上孩子。”

  “温医生,八号床的孕妇就快……”护士林思媛急匆匆的跑过来,刚推开门见到屋内还有另一个人,又将剩下的话吞了回去。

  温落脸上的表情瞬间变的冷静,她迈开长腿尽量不让自己表现出有丝毫的异样,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孕妇阵痛已经很密集,就快进手术室了。”林思媛说着又偷偷看了眼厉皓南,几乎京城所有的人都知道他厉氏总裁的身份,都在同一个医院工作,自然听说他已经能站起来,但活生生的人,她还是头一遭见到。

  果然比传说中的还要好看,怪不得温医生能这么不离不弃的照顾他两年多。

  手术进行下来很顺利,温落从手术室出来还没来得及脱下手术服,就被一个穿着西服的男人挡住。

  “你是病人家属?”

  男人摇了下头,“温小姐,夫人请你回家一趟。”

  温落心里微微一突,夫人?在二十一世纪会用到这种词,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厉皓南那边的人。

  “现在吗?”她虽然问,但同时摘下口罩跟手术服扔进一旁的垃圾桶里。

  黑色的迈巴赫驶进京城最豪华地段的小区,最终在一栋别墅前停下,温落下车张望了眼忍不住在心里感叹,在这么寸土寸金的地方住这么大的房子,她竟连羡慕的心思都升不起。

  她嫁给厉皓南两年,除了新婚那一晚来过这里,其余都没踏进这个院子半步。

  被佣人带进客厅,正中的真皮沙发坐着一位穿着简约保养得体的美妇,温落在她面前停下,一瞬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,叫阿姨的话她跟厉皓南却是夫妻,叫妈妈又没好到这份上。

  正犹豫的同时,女人先一步的开口,“坐。”

  温落慢半拍的点了下头,迈开长腿在她身边坐下。

  “皓南能站起来,多亏了你。”倪素莲看着她的眼睛,平静的开口。

  温落脸微微泛红,只有她自己知道厉皓南是因为什么才好转的,她局促的接过话,“主要是现在的医疗水平好。”

  倪素莲突然伸手拉住她,在她手背轻轻拍了两下,“妈知道你嫁给皓南多少有些不情愿,但是这两年我们厉家可有亏待你?”

  温落摇头,“没有。”

  “这两年皓南都躺在床上,我也不好多要求你们,但是既然这两天你们已经发生了关系,这避孕药可不能吃。”

  温落心里一惊,美眸瞬间睁大,她刚从药房拿的药,现在还好好的在她口袋里没来得及吃,怎么她就会知道了。

  “你监视我?”温落不可置信的站了起来。

  倪素莲依旧平静的望着她,眸子里无惊无波,“我只是关心你们,我就皓南这么一个儿子,他也到了该生子的年纪,妈希望你们能要个孩子。”

  温落咬牙,“他不希望我怀孕。”

  “妈希望。”

  她抬头,“可是厉皓南不喜欢我。”

  “这重要吗?”

  坐在回去的车上,温落痛苦的闭上眼睛,脑海里只剩下倪素莲那句,“这重要吗?”

  也许在他们有钱人的眼里,生个孩子跟丈夫爱不爱自己一点都不重要,但是对于她来说,对于未来的孩子来说,没有一个彼此爱着互相尊重的父母,对于谁都不公平。

  她从口袋里拿出一小片药,拆开包装之后直接吞了下去。

  …………

  一周后,温落坐在桌前翻看着病例,突然桌面上多了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。

  她抬头正好对上一双深沉的眸子,男人穿了一套深蓝色的手工西装,清俊的脸上夹杂着一丝笑意。

  温落自然的咧开嘴角,“学长,你怎么有空过来。”

  男人抬手指了下腕表,狭长的眸子盯着温落,眸光微微波动,“都几点了还不下班?”

  温落缓过神拍了下额头,“看着看着时间就过了,我都忙忘了。”

  顾屹凡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发,“小迷糊,我来医院看个朋友,下楼的时候来你这碰碰运气,你果然还在,要不要一块吃饭?”

  温落笑着站起来,“那……你请客?”

  男人也不拒绝,笑的很好看,“好。”

  两人并肩走出医院,不远处的一辆黑色的宾利旁,厉皓南正好从车上下来。

  眼角的余光瞄到两人,在见到温落脸上的笑容时,眼里的冷意更甚,他重新坐回车内,“跟上他们。”

  特助项星河楞了两秒才重新上车,“是,厉总。”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
【关注本站公众号,方便下次浏览】
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:珍藏小说  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。懒人直接戳 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