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饭的地点在京城挺富盛名的雁归楼,温落下车看了眼有些犹豫,“就随便吃顿饭,用不着来这里吧。”

  顾屹凡笑了笑,“你可是厉夫人,就别寒碜我了。”

  温落也不再解释,两人在大堂靠窗的位置坐下,顾屹凡低沉的声音响起,“我听说厉皓南能站起来了?”

  “啊……对的。”温落撩了下耳际的长发,迟疑的应了一声。

  “在学校的时候你跟陆瑾泽明明都好好的,一眨眼的功夫怎么就嫁给了别人,还是瘸了腿的厉皓南。”

  温落干咳一声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,她站了起来轻声开口道,“学长,我去下洗手间。”

  温落走进洗手间,双手按在盥洗台上,抬头看着镜中的自己,脸色略微有些苍白但还是掩不住眉眼间的美艳,这些年来她一直在逃避关于厉皓南的问题,但他却又无时无刻的伴随着自己。

  温落有些烦躁的伸手接过水龙头的冷水,想都没想就往脸上浇,一抬头瞥见镜子里那道阴翳的眸子,后背便是一僵。

  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温落转过身话未说完,男人就突然捏住她微翘的下巴,狭长的眸子隽冷的盯着她,琥珀色的瞳孔里是毫不掩饰的愤怒跟厌恶。

  温落双手不自觉的握拳,忍不住的心想自己这段时间在医院都尽量避着他,实在是想不通又有什么地方得罪他了。

  “你很不希望我出现在这里?怕我看见你跟别的男人一起?”厉皓南冷冽的声音直直的传进温落的耳里。

  “不是这样……”

  “我躺床上这两年,你是不是天天跟别的男人鬼混?我看你是把我的话当成了耳边风,即便我再怎么看不上你,你也是我厉皓南的女人,我不允许你跟别的男人单独见面!”

  此时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到温落都能嗅到他的呼吸,而眼前的男人也一如既往的强势霸道。

  温落伸手推开他,侧身两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,说话间精致的小脸上还有水珠滑落,“你误会了,我跟学长不是你想的那样,而且……”

  “学长?叫的可真亲热。”

  厉皓南一把抓过她纤细的手腕,“我告诉过你,我不会跟你离婚,既然是我的女人就该住到厉家,我不希望我重新接手厉氏,报纸的头条就是夫人你出轨!”

  温落咬了咬泛白的嘴唇,“我不要。”

  男人手上用力,四目相触见深邃的眸子像是要将她吞噬一般,低沉的嗓音夹杂着不容置疑的意味,“我不是在询问你的意见。”

  温落挣扎着甩开他的手,“厉皓南,我不欠你什么!”

  “不,你欠我的东西太多了,未来的日子就等着你一笔一笔慢慢的还。”

  厉皓南话还没说完就推着温落进了洗手间,里面的隔间几乎是全封闭式,他反手锁上门,根本不管温落是否同意,直接掀开她的裙摆。

  温落尖叫出声,却被厉皓南接下来的一句话吓住,“你打算引来别人我倒是不介意,既然在医院的办公室都试过了,在饭店的洗手间要不要再来一次?”

  温落气的发抖,这家伙根本就是精虫上脑。

  正准备反抗,温落便觉得身下一凉……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
【关注本站公众号,方便下次浏览】
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:珍藏小说  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。懒人直接戳 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