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近一个小时后,温落被厉皓南半强迫的坐进车内。

  她掏出手机发现有很多个顾屹凡的未接来电,她快速的编辑了一条短信,“学长,不好意思,医院有一个很危急的病人,我就先走了。”

  坐在大堂的顾屹凡透过窗往外面看了眼,正好见到厉皓南拉扯着她的手臂坐进车里。

  修长的手指捏着手机,视线重新落到屏幕上,轻轻的回了一个字,“好。”

  车子在厉家的别墅前停下,温落犹豫了几秒还是跟着下车。

  项星河跟在身后,礼貌又客气的伸了下手,“夫人,先回房间吧。”

  “我在这里没有房间。”温落瞅了眼已经向前走去的那个挺拔的背影,红唇一抿轻声说道。

  “夫人说笑了,厉总的房间就是你的房间,你们是夫妻。”

  温落的心微微一颤,这话的意思是她今天晚上要跟厉皓南睡在一起?

  但从嫁给他的那一刻起,温落就知道今天这种情况是跑不了的,更何况她跟他之间早就发生过最亲密的关系,又能害怕什么呢?

  厉皓南的房间跟想象中的差不多,黑白灰的基调装饰典型的北欧性冷淡风。

  温落在正中间的沙发坐下,有些局促不安的等待着,这个男人的心思他完全捉摸不透,如果只是为了惩罚她,她已经付出了两年的时光,可以说事无巨细的照料着他。

  既然现在已经跟正常人无异,为何不干脆离婚放她走呢?

  正想着,卧室的门就从外面推开,温落瞬间挺直腰板站了起来。

  厉皓南进来后直接脱下外套,径直的往床的方向走去,温落吞了下口水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。

  “过来。”他的声音低低的,却夹杂着一股不容置疑的意味。

  温落认命的起身走了过去,看着他那张轮廓分明又锋利强势的脸,在心里微微叹气,“干嘛?”

  “帮我捏腿。”厉皓南说完就直接躺到床上,更是闭上了眼睛。

  还在医院的时候,她一般得了空就会主动帮忙按摩,避免长时间不走动而造成的肌肉萎缩,但是现在都出院了……

  虽然心里不太乐意,但温落还是上前轻轻的帮他捏腿,厉皓南很不喜欢她的触碰,唯独这点倒是主动的很。

  天色渐晚,屋内安静到只有两人的呼吸声,温落对于他的熟悉程度已经到了,只听他的呼吸就知道他是睡着了还是醒着。

  她有一下没一下的按着,只觉得肚子饿的不行,忙了一天好不容易遇到学长可以蹭顿好的,结果就被这个家伙带到了厉家,还将她一个人晾在房间那么久。

  放在口袋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温落心里一惊快速的接起,同时美眸瞥了眼还闭着眼睛的厉皓南,压着声音开口道,“妈?”

  “小落,下班了吗?”电话那边传来一个亲切的女声。

  “已经下班了。”

  “明天是你爸爸生日,没忘记吧。”

  温落一拍额头,她还真的忘记了,这些天厉皓南可以下床,她基本上都在想着如何避开他,但是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,不过嘴上还是应道,“没忘记没忘记,我明天就回家。”

  “那就行,我看报纸上面说皓南已经痊愈了是吧,你这丫头这么重要的事情也不告诉妈,明天就带着皓南一块回来,你们两口子结婚这么长时间,也没真正意义上好好坐下来吃顿饭。”

  温落想都没想就准备拒绝,却被她先一步挂了电话。

  她握着手机看着还闭着眼睛的厉皓南,无奈的叹了声气,平日里医院忙她基本上都没回过家,这会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拒绝。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
【关注本站公众号,方便下次浏览】
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:珍藏小说  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。懒人直接戳 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