次日,阳光从厚重的窗帘缝隙中照了进来,成为这昏暗房间里的唯一光线,细长的一条直直的落在床榻上,微小的尘埃在空气中悬浮。

  温落睁开眼睛便觉得全身一阵酸痛,昨晚厉皓南把她折腾到半夜,无论她如何求饶都没放过她,她没想到男人在那个方面竟然可以坚持这么久。

  她侧过头,男人还在睡,刘海软软塌塌的盖在额头,紧紧阖着的眼脸上睫毛正微微颤动,被子盖在胸口,露出精致的锁骨跟隐约的肌肉。

  温落掀开被子下床,赤着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,昨天穿着的裙子被厉皓南霸道的撕碎,此刻正可怜兮兮的弹在地上,她找了条毯子围着就进了浴室。

  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皮肤白皙只是脸上难掩疲惫,身上还有昨晚欢爱后的痕迹。

  从浴室出来,还未来得及注意就直接撞进了一个怀里,厉皓南大手顺势搂住她的腰肢,此刻的温落只围了一条浴巾,温香软玉入怀,又是欲/望最高涨的早晨。

  厉皓南低头看着她慌乱的眼睛,“故意穿成这样,昨晚是没满足你。”

  他只穿了一条内裤,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,温落自然是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,慌乱的推开她向后退了两步。

  昨天晚上都被折腾的差点都下不了床,他怎么还有那么多的精力。

  “我故意穿成这样?昨天晚上要不是你把我衣服给撕了,我至于这样吗?”

  温落被他问的有些无奈,这个男人就跟个精力旺盛的种马一样,都这样了还不知疲惫。

  她撩了下长发,轻声开口道,“答应我的事情,你……”

  “放心,我不会食言。”厉皓南仗着身高,居高临下的看了她一眼,“我让佣人给你拿衣服上来。”

  温落轻轻嗯了一声,绕过他又往床的方向走去。

  接着她就这么干坐在沙发上,看着厉皓南裸身从卫生间出来,又这么毫不介意的在她面前换上西装,最后出门的时候冷冷的吐出两个字,“等着。”

  直到卧室的门关上,温落才用力的呼出一口气,虽然两人已经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,但看着一个这么好看的男人赤身裸/体的站在面前,她还是觉得紧张。

  十几分钟后,有人轻声敲门,温落紧了紧身上的浴巾出声问道,“谁?”

  “夫人,厉先生让我拿衣服上来。”

  听到是女人的声音,温落才继续开口,“进来吧。”

  进来的是一位中年妇女,“夫人,这是衣服跟鞋子,厉先生说了夫人换好衣服就下楼吃饭。”

  “下楼吃饭?”温落心里没来由的一紧,一想到倪素莲那副只想要她怀孕的嘴脸,跟厉皓南厌恶的眼神,她就觉得这顿饭绝对吃不下去。

  但现在人在这,即便是鸿门宴也只能硬着头皮去了,接过衣服她开口道,“知道了,你先出去吧,我换下衣服。”

  佣人站着没动,继续开口道,“大夫人让我给您带句话,这孩子肯定要怀上,要不然她会生气的。”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
【关注本站公众号,方便下次浏览】
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:珍藏小说  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。懒人直接戳 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