衣服是Dior刚出的新款,温落虽然平日里不太会穿这种大牌子,但架不住有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好闺蜜,耳读目染下也懂的不少。

  贴身的版型将她的身材很好的勾勒了出来,再套上那双黑色的细高跟,温落看着镜中的自己也有些诧异。

  佣人也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,“夫人真美。”

  温落随意的点了下头,“谢谢。”

  厉家的餐厅很大,但坐在位子上的却没有几个人,打过几次照面的倪素莲,跟只有结婚才见过一次面的厉林昌,除了厉皓南之外还有一位打扮靓丽脸蛋精致的女生。

  温落看到她直接倒抽了一口冷气,她不是一直都在国外读书吗?怎么突然就回来了?

  “嫂子起床了,快过来坐,没想到我的衣服穿在你身上还挺合身的。”厉唯西笑着站起来作势亲昵的拉过她的手。

  温落美眸平静的瞅了她一眼,不动声色的收回手,她应该想到的,这个厉家能有这种衣服的那就只剩下厉唯西。

  而这个此刻亲热的叫她嫂子的女人,也同样是当年恨不得她死的厉唯西。

  温落被她拉着在厉皓南身边坐下,倪素莲先一步开口,“我听皓南说,中午要跟你回家?”

  “啊……对,今天我爸爸生日,就跟厉……皓南一块回去。”

  温落结结巴巴的应了一声,最终在厉林昌的一声冷哼下,大家都不再说话。

  “先吃饭,皓南现在回到公司,我这老头终于可以正式退休了,过两天跟秦氏还有一个合作,你去谈。“

  厉林昌的话音刚落,温落就听到一声筷子用力的摔在桌上的声音。

  诧异的抬头看了眼厉皓南,却见他脸色阴沉可怖,漆黑的瞳孔完全是掩饰不住的怒意。

  为什么厉林昌只提到一个秦氏,他就这么生气?

  难道是秦子峪?那个她用激将法逼着厉皓南站了起来,抢了他车祸前女友的最好的朋友?

  如果真是那个人的话,倒是也不怪厉皓南这么生气。

  想到这里温落好整以暇的看着他,能看到厉皓南吃瘪的机会可不多,她老实的夹了一筷子的菜放到碗里,这个时候还是老老实实的不要多嘴的好。

  从厉家出来,温落坐在副驾驶座,说实话两人说是结婚那么长时间,她还是第一次坐厉皓南的车。

  虽然从秦子峪这个名字出现开始,他就一直阴沉着脸,整的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,但是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,温落还是咬咬牙开口问道,“那个……”

  “闭嘴!”

  她话都没说完,就被厉皓南用力的吼了一声。

  温落缩了下脖子,双手用力的交织在一起,“要不我们叫司机吧……你现在腿也不是很方便。”

  更重要的是你现在情绪这么差,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又再来一次车祸,她先前的努力不都白费了吗?

  但回答温落的却是厉皓南狠狠的一脚油门,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到底能不能开车。

  温落快速的系上安全带,他侧过头冷冷的睨了温落一眼,“这么怕死我就把你踢下去。”

  “下车!”

  温落朝着窗外看了一眼,尴尬的吞了下口水,“那个……还没到我家。”

  厉皓南却不接话,直接将车停下自顾自的下车,温落连忙追上他,他长的很高,少说也有185,但却不是很壮,修长的身形再加上那张好看的天怒人怨的脸,无论走到哪都招惹别人的目光。

  温落抬头看了眼,发现两人进了一个商场,难道是买礼物?

  这么霸道不喜欢她的厉皓南,能想到这种礼数?

  “那个……你既然决定帮我这个忙,那我们也要演的像一点,不要在我父母面前太冷冰冰的对待我。”

  “嗯。”厉皓南丢下一句话直接走进商场。

  嗯是什么意思?是答应了吗?

  所以一言不合就吼人摔东西的厉大总裁,双腿好了之后就变的这么高冷?

  温落吐了下舌头跟上他的脚步,“待会买东西的钱我自己付。”

  厉皓南突然停下脚步,温落一个不注意差点撞上他的背,他低头瞅了她一眼,冷言出声,“你付不起。”

  什么?她少说也是个精英白领,医生的工资也还不错,她也有点存款,怎么可能随便两个礼品都付不起?

  他这就是歧视,来自有钱人赤裸裸的歧视!

  不过在厉皓南眼睛都不眨一下,刷卡买了两件首饰一块手表两套衣服之后,温落彻底的闭上嘴巴了。

  甚至说不出让他不要再买的话,这些东西别说她付不起了,卖了她也买不起。

  “厉皓南,你这些我可还不起。”

  “昨天晚上的利息。”厉皓南轻飘飘的一句就将温落后面的话吞了回去。

  利息?是当她兼职出来卖的吗?

  但这话她却是不敢说出口,只能跟在他身后重新上车。

  …………

  车子在城郊的一栋老式房子停下。

  小区里甚至没有停车场,找个空位随便停车就行了。

  下车后温落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,“这房子很旧了,你可能会不习惯,要不……”

  “不会。”厉皓南扔下两个字,拿起后座的购物袋又潇洒的关上门。

  “几楼?”

  温落不好意思的缩头,“六楼,那个……没有电梯。”

  厉皓南面瘫的脸上终于抽动了一下,“很好。”

  这小区是上个世纪80年代建的,楼道里经过岁月的洗礼早就斑驳异常。甚至有几层的邻居将厨房的东西摆在门口,直接在楼道里做菜。

  “小落啊,回来啦。”

  温落笑着回应,“是啊张姨,做什么好吃的呢。”

  “来来来,今晚就在张姨家里吃。”

  “诶,这位是……”张姨指着厉皓南。

  厉皓南视线往下,声音一贯的低沉,“她老公。”

  温落怕张姨跟厉皓南聊上赶忙拉过他的手臂,“张姨,我妈还在楼上等我呢,先上去了。”

  跑上去两层楼,陆蔓才抱歉的说道,“不好意思,整个小区的住户大家差不多都认识,所以……”

  “松手。”

  温落立刻松开手,刚才一紧张怕露馅就不自觉的拉着厉皓南跑了。

  手臂上还残留着她的余温,厉皓南脸上虽然不耐,但心里却异常的没有升起半丝不悦。

  温落的家并不大,两室一厅的小房子。

  厉皓南既然答应了她会扮演好女婿的角色,也真的没有让温落失望,他一进门就特自在的跟她爸聊上了,把准备的礼物往桌上一放。

  “爸,这都是皓南买的。”温落适时的接过话,有些惴惴不安的朝着厉皓南看了一眼。

  温振南笑眯眯的看着厉皓南,他跟温落结婚这么长时间以来,其实见面的机会并不多,除了婚礼当天,平日里几乎没去过医院。

  一来他并不是贪图钱财的人,只是希望温落能找个互相喜欢的人好好在一起,二来厉皓南双腿又不能行动,他跟温落的妈妈基本上是拒绝这场婚约,但是又在温落的坚持下不得不同意。

  但现在厉皓南已经痊愈,自然什么都好说,他笑着开口,“来就来了怎么买这么多东西。”

  尹如月把菜端出来,“都过来坐。”

  温落看他跟爸爸聊的不错也略微放下心,四个人在餐桌坐下。

  “妈,这是皓南。”

  厉皓南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,“妈,好久不见了,前两年生病也没正式的上门拜访。”

  尹如月连忙摆手,她自然是知道厉皓南的情况,“妈能理解,快坐下吃饭,你看看你没事买这么多东西干嘛。”

  温落惊讶的张了张嘴,厉皓南这一声妈还真是张口就来,就连演戏的功力都胜人一筹。

  她扭过头看向温落,“对了,打个电话给你妹妹,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。”

  温落身体一僵,“她要回来?”

  尹如月轻笑,“你这丫头什么反应,露露之前就到家了,刚刚我让她出去买点喝了,而且呀你妹妹都谈了男朋友,这么重要的事情也不告诉妈一声。”

  “还好那小伙子看着还不错,跟露露站着也特别配。”

  厉皓南好整以暇的望向温落,他是见过一面她的妹妹,就在医院两人似乎还闹了矛盾,当然也是同一天他才彻底的体会到了温落身体的美好。

  温落握着筷子的手不自觉的握紧,厉皓南注意到她的失态,自然的牵住她的手。

  温落诧异回头看了他一眼,却对上一双古井无波的眸子,他凑到温落的耳边,用仅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,“你是我厉皓南的女人,面对我的时候你都能咬着牙跟我对着干,现在怂了?”

  虽然厉皓南这段并不是什么好话,但听了之后她的却诡异的心安了下来。

  房间的门被推开,温露露走了进来,跟在她身后的自然就是陆瑾泽。

  温落回过头,视线轻飘飘的落在两人牵着的手上。

  陆瑾泽看到温落也很意外,下意识的就想松开温露露,但却被她用力的握住。

  “妈,我买了果汁跟红酒。”温露露举了下手里的袋子。

  “快点过来坐,就等你们了。”

  尹如月笑着站起来,对着厉皓南笑着介绍道,“这是我小女儿温露露,这是她男朋友陆瑾泽。”

  厉皓南的嘴角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,“我知道。”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
【关注本站公众号,方便下次浏览】
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:珍藏小说  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。懒人直接戳 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