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瑾泽俊朗的脸多了两分不自在,温露露同样缩了下脖子,前几天在医院差点被厉皓南掐死的感觉还犹记于心。

  两人坐下之后,气氛有些诡异的安静下来。

  温振南笑着开口道,“都开动吧,其实这么大岁数了也没有什么生日不生日的,就是借着这个名头把我们一家人都聚在一块。”

  接着他起身举杯,“先为皓南痊愈出院敬一杯。”

  厉皓南俊眉一挑,嘴角一直挂着些许笑意,他也跟着起身端着酒杯同温振南碰了一下,“爸,生日快乐。”

  温落心里发虚,其实厉皓南能跟她一起回家,她就觉得已经是烧了高香,但不知道他为何还这么的配合?

  陆瑾泽的视线从温落身上滑过,最后落到了厉皓南头上,外形上两人几乎不相上下,但厉皓南却有一股久居高位的不羁。

  “我也敬姐夫跟伯父一杯。”

  厉皓南抿了一口之后坐下,轻飘飘的问道,“妹夫这几天似乎挺清闲的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大晚上的还有空去小落的家里坐坐,不知道这钥匙你是怎么来的?”

  温露露心里一惊,那天在医院她就是这么质问温落的,难道是被厉皓南给听去了。

  陆瑾泽狭长的眸子瞅了眼温落,在他的认知里应该是她告诉厉皓南的。

  他笑了笑,“早前温落给我的钥匙。”

  “哦?”厉皓南扭头看向她,温落被他盯的有点慌。

  在第一次厉皓南知道陆瑾泽晚上去过她家,对于她的惩罚就是在医院狠狠的要了她,那么这会两人直接面对面的干上了,温落实在不敢去想他会对自己做出什么事情。

  到了现在她真的是肠子都悔青了,如果知道温露露会带着陆瑾泽出现,今天无论如何都不会叫上厉皓南。

  也不会弄成现在这样一个进退两难的局面。

  “就连我这个当丈夫的都没有小落家里钥匙,你这个妹夫倒是当的挺称职。”

  温落吞了下口水,干笑着接过话,“是这样的,你先前都在医院我也没把钥匙给你,陆瑾泽会有钥匙是前段时间家里的灯坏了,物业也一直没叫人来,我工作又忙就把钥匙先给了他。”

  “是吗?”厉皓南笑着反问。

  “是这样,今天碰到正好把钥匙还你。”陆瑾泽轻巧的接过话就从怀里拿出一把钥匙,厉皓南先一步的接过。

  “小落现在跟我住在一块,有了钥匙改天我让人帮你把东西搬过去。”

  温落这个时候已经不太敢接话,只能唯唯诺诺的点头,“我自己搬就行。”

  “不需要,这两年都是你在细心照顾我,以后的日子换我来。”

  厉皓南突然笑着撑起下巴,“你说好不好”

  他唇角带着浅浅的笑意,眸光温柔又带着几分宠溺,嗓音低沉迷人,再加上他那极好看的脸。

  温落一瞬间好像明白了心动的意思。

  她不自觉的点头,“好。”

  厉皓南伸出手刮了下她的鼻子,“真乖,先吃饭吧。”

  温落用力的吞了下口水,厉皓南现在这语气是在跟她撒娇吗?

  这一顿饭吃的,温落就觉得像是经历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,期间对于厉皓南时不时的夹菜,跟说话间不经意流露出来的宠溺。

  甚至连他看向自己的眼神,无一不让温落觉得他又不怀好意策划着该怎么陷害她。

  饭后,温露露随便找了个理由就拉着陆瑾泽准备离开。

  温落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,轻飘飘的丢下一句,“要是还怀不上孩子就不要再跑来医院闹了,毕竟人都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。”

  温露露红着眼回过头,声音也尖锐了几分,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什么意思你自己还不清楚吗?”温落不冷不淡的接了一句。

  她向来不是软弱的性格,别人敬她一尺,她还别人一丈,别人要是蹬鼻子上脸,她也会十倍奉还。

  即便是面对厉皓南她也未曾退缩过,更何况是一个抢了她男朋友所谓的亲妹妹。

  “既然都是一家人,这种事情也没什么不能说的,但是故意闹到医院是不是有些过了?”

  陆瑾泽惊讶的扭过头,“你去医院闹了?”

  “瑾泽,你听我解释……”

  陆瑾泽用力的甩开她的手,直接朝着屋外走去。

  温露露眼眶微红的瞪着温落,“你就是故意的,你就是不想我跟瑾泽好好在一起对吗?”

  温落不屑的耸耸肩,“还真被你说对了。”

  尹如月拍了她一下,“你这是干嘛,露露毕竟是你的妹妹。”

  “妹妹?她心里要是有一丝把我当成亲人的想法,就不会做出这种事情。”

  温落直接拿起桌上的包,“医院还有事,我改天再回来看你们。”

  说着她对厉皓南使了一个眼色,“走吧。”

  厉皓南跟着起身,对着二老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脸,“那我就先从小落回去,改天再带小落一块回来。”

  尹如月知道温落的倔脾气,叹了声气开口道,“那你们路上开车小心点。”

  从小区出来,温落虽然心情不佳但还是对着厉皓南点了下头,“演的不错,今天谢谢你了。”

  “不需要你的谢谢,这是你拿自己交换来的。”厉皓南说话的语气又恢复了一贯的冰冷,再也没了在二老面前阳光的感觉。

  温落侧过头看他,头顶微黄的路灯下,映照着他的鼻梁特别的高挺,微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。

  “不管你需不需要,今天都谢谢你,至少在温露露面前找回了场子。”

  厉皓南迈开长腿朝着前面走去,“你喜欢他?”

  “谁?”

  “陆瑾泽。”

  温落楞了两秒,才摇头,“我没有。”

  “以前没有还是现在没有?”

  温落停下脚步,精致的小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,她干脆开口道,“厉皓南你到底想知道什么?你又不喜欢我,我们之间会结婚完全是因为那个该死的意外,现在你都能站起来了,能不能放我走?”

  厉皓南转过身,“我的确不喜欢你,但你确实我的女人,我不喜欢我睡过的你心里还想着别的男人。”

  “你……你有什么资格这么霸道!”

  厉皓南的嘴角微微扬起,“你觉得呢?”

  温落实在不想继续同厉皓南没意义的纠缠下去,转过身就想先走,“我就不用你送了,我在前面打车就行。”

  厉皓南正准备开口,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,他掏出来看了眼,浑身上下又充斥着那股骇人的暴戾。

  温落似乎感觉到了一般,疑惑的停下脚步,看着他的脸色又不太敢上前。

  “皓南,听说你出院了,有时间见一面吗?”厉皓南看着这个熟悉的名字,心里的冷意更甚,一个因为他车祸就决然离开的女人,现在又有脸贴上来。

  “怎么了?”温落问了句。

  “闭嘴!”厉皓南想都没想就直接吼了回去,温落吓了一跳,也同样冷冷的出声,秉持着一贯面对厉皓南的态度。

  “这么大反应,不用猜就知道是那个抛弃了你的前女友对吗?”

  厉皓南往前走了两步,决绝的姿态走向她,言语间的厌恶毫不掩饰,跟方才在父母面前的他完全是两个极端,“你有什么资格说话?”

  “前一秒钟还说我是你的女人,既然是你的女人我连说句话的权利也没有吗?”温落依旧不退让,说话间明眸皓齿的也带了几分冷意。

  她心底并不想这样,但看到厉皓南只因为那个女人的一条短信,情绪就起伏这么大,她没来由的很是心烦,胸口甚至就像被一块石头堵住了般。

  “我也告诉你厉皓南,要么你就跟我离婚,从此我们永不见面互不相欠,如果你要把我温落绑在你身边,口口声声说我是你的女人,那你也就是我的男人,你希望我格守妇道,我也需要你做好一个丈夫的本分,我不需要你爱我,但同样不想你背叛我。”

  “背叛?”厉皓南的声音徒然低了几分,“你还真以为你是我的老婆?”

  “我不是吗?”温落仰着下巴反问,“厉皓南我告诉你,我并不怕你,其实到了现在我们之间并不需要继续绑在一起,但我们一天没离婚,你就不准做对不起我的事情,要不然我也不会放过你。”

  厉皓南忽然笑了,骨节分明的大手直接捏住她的下巴,“你爱上我了?”

  温落直接推开他的手,慌乱的退后两步,“你放屁!”

  “怎么?说到你心里了?我劝你最好死了这条心,我这辈子最不可能爱上的女人就是你。”

  温落一瞬间就被他堵得说不出口,胸口闷闷的很难受,她自问这两年厉皓南即便是厌恶她,两人之间也是有感情的,但没想到自己在他的眼里这么不堪。

  “一个女人会在你最困难的时候离开,又在你好起来的时候回来,如果这种女人你都会要,算我温落看不起你。”

  温落直视他的眼睛,两人相对而立火药味十足。

  温落想离开的同时,手机响了一下,“我的小落落,姐姐回来了,快跟苏瑜到机场接驾。”

  她不由的笑了笑,一念终于回国算是她今天收到最好的消息了。

  还没来得及回复,却被厉皓南冷声问道,“很好笑吗?”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
【关注本站公众号,方便下次浏览】
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:珍藏小说  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。懒人直接戳 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