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铃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,温落看了眼手机屏幕接了起来,“一念回来了,我现在出发去机场。”

  另一边的苏瑜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,一边将车子开出停车场一边同温落说话。

  “刚收到她的微信,正准备出发。”温落瞅了眼厉皓南轻声接过话。

  “我接你?”苏瑜很简便的问了一下。

  温落现实看了眼厉皓南,才拒绝道,“今天回了躺老家,离机场挺近的,我自己过去吧。”

  挂掉电话之后,温落就准备走到路口打车,手臂却被厉皓南拉住。

  “松手!”

  “我送你去。”厉皓南直接拉着她上车。

  温落虽然不解厉皓南为何会这么好心,但有免费的豪车跟司机,她不坐才是傻呢。

  她假意的扯出一抹微笑,“那真是麻烦厉总了。”

  “再这么阴阳怪气的说话我就把你踢下去。”

  温落不屑的吐了下舌头,对于厉皓南的毒舌跟暴脾气,她早就习以为常,干脆安静的坐在一边不再接话。

  她先苏瑜一步到了机场,在大厅里面找了一圈才见到坐在椅子上的李一念。

  “一念!”她叫了一声。

  李一念抬起头,她穿了一条特别波西米亚风的长裙,脸上的妆容精致,见到温落跑过来,明眸带着一丝笑意。

  “我的小落落你可终于来了。”

  温落跑过去用力的抱住她,“你这家伙终于舍得回来了。”

  李一念用力的咳嗽两声表示抗议,“姐姐知道你想我,也不用这么勒着我,再抱下去我都要窒息了。”

  温落松开她对着她笑,李一念很漂亮,如果说苏瑜是美的有点不食人间烟火,那么李一念就是尘世间的小妖精。

  她注意到温落身后的厉皓南,夸张的吹了声口哨,“呦,这就你那半身不遂的便宜老公呢。”

  温落紧张的拉了下她的裙摆,示意李一念不要乱说话,但是依照着李一念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,又知道了厉皓南躺在床上这两年是怎么对待温落的,她能有好脸色才有鬼。

  厉皓南果不其然蹙眉,还未来得及说话,李一念就绕着他转了两圈,“还真是神奇,你说这人躺在床上两年走也走不了,怎么一转眼就能下地,看着还一点事都没有,我说厉大总裁您可不可以蹦两下我看看,我还真不相信现在的医术这么牛叉了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“我?我什么我,你不会是生气了吧,堂堂厉氏总裁不会这么小心眼吧,让您蹦两下就跟我这小女子生气,我可告诉你,我是你老婆最好的朋友。”

  温落只觉得头疼,果然让厉皓南一块来机场就是一个错误,好长时间没见她都快忘记了李一念完全就是个豪华版的惹事精。

  温落直接搂住她的肩膀,故意岔开话题,“苏瑜怎么还没来?”

  “我给她打过电话了,应该等会就到。”

  温落偷偷瞅了眼厉皓南,注意到他阴沉着的俊脸,“那个……如果你忙的话可以……”

  “不忙。”

  温落在心里默默叹气,不知道都现在这种情况了,他为什么还要待在这里。

  “一念。”身后身后传来苏瑜的大叫。

  李一念抖了下肩膀,捂着耳朵转身,“我说你是成心的吧!”

  苏瑜直接抱住她,“你丫的终于舍得回来了。”

  “哎呀,你怎么跟温落一个德行。”

  “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吧。”苏瑜又问。

  李一念甩了下自己的短发,“不走了不走了。”

  厉皓南隐约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她,苏瑜一来就注意到了厉皓南,虽然奇怪两人的关系为何会跟着温落一块来机场,但还是主动开口,“厉总,好久不见。”

  “嗯?”厉皓南皱眉。

  “我是苏文海的女儿,前几年在一个聚会上见过。”

  整个京城各个领域最成功的无疑就是厉氏,但同样名声不弱的还有苏氏跟顾氏,一听到苏文海这个名字,厉皓南自然是记得。

  “是你,几年没见漂亮了很多。”

  苏瑜收敛了几分脸上的笑意,“谢谢,刚出院应该很忙,怎么有空陪小落一块来机场。”

  “顺路。”

  厉皓南说着看了眼时间,这两天才刚回公司,下午还有一个董事会,“公司还有事情,我先走了。”

  温落长舒了一口气,终于能送走这尊瘟神了。

  “那我就不送你了,我……”

  厉皓南冷冷的斜睨了她一眼,温落将剩下的话咽了下去,干脆对着他挥了挥手。

  “就你跟厉皓南那水火不容的关系,他怎么可能送你来机场?”厉皓南一走,苏瑜就直接发问。

  温落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她一直都猜不透厉皓南的心思,喜怒无常的没法捉摸。

  李一念拉着行李箱娇笑,“坐了那么长时间的飞机,我早就饿的不行了,你们得请我吃饭。”

  温落先举手,“那个……我已经吃过了。”

  李一念又看向苏瑜,她耸耸肩,“我也吃过了。”

  “哎呦,你们怎么这样啊。”

  “我不管,就算你们不吃,也要看着我吃。”

  李一念性格就是这样,爱撒娇喜欢磨人,希望整个世界都顺着她。

  温落已经习惯了她的性格,笑着搂住她,“好,陪你吃。”

  “还是落落最好了,算我没白疼你。”

  回去的车上,苏瑜充当司机,他们两人坐在后座,李一念靠在温落的肩膀上,“好久都没见到我家萌萌了,吃完饭一块去接她放学吧。”

  “正有此意。”苏瑜随口应道。

  温落嘴角一直挂着笑,她是真的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,生命中最好的两个朋友此刻能都聚在一起,说笑的感觉还跟大学时期一样。

  红色的宝马在幼儿园门口停下,三人推开门下车。

  她无疑是在门口众多妇女之中最漂亮的一个,一身名牌,化着精致的妆,从小家庭养成的高贵形象展露无遗。

  反之温落,今天为了带厉皓南回家,随意的化了个淡妆,穿着简便的衣服,头发扎成一个马尾,要不是上天给了她一个还算漂亮的脸蛋,真可能一瞬间淹没人群中。

  倒是李一念不屑的甩了下短发,“我说不就是接送个孩子,怎么一个个都跟出来选美一样?”

  几人这么多年朋友,说话自然是口无遮拦。

  苏瑜美眸斜了她一眼,用只有她们能听到的声音说道,“你懂什么?这里一个个婆娘哪个不想着在众多妈妈中争个头筹。”

  说着她下巴朝着一个方向仰了下,“看到那穿Dior新款的女人没,天天站在这门口,专挑独自接孩子的年轻爸爸下手,这么大的风半个胸都露在外面,也不怕老了得个老寒腿。”

  温落搂住她的肩膀,“我用医生的角度给你解释一下,即便她胸里面的硅胶都冻成了冰块,她也不会得什么老寒腿。”

  苏瑜嫌弃的推开她,“你当我傻啊,人家就是一个比喻。”

  幼儿园的电动大门打开,大班的孩子先排队出来,萌萌一脱离队伍就小跑过来,甜甜的喊了一声,“妈妈,落姨。”

  温落宠溺的揉揉她的脑袋,“走,落姨带你买吃的。”

  李一念凑了过来,“我的萌萌小可爱,这么长的时间没见是不是把我忘了?”

  萌萌灵动的眼睛瞬间瞪大,粉扑扑的脸挂上一抹惊喜的大笑,“一念姐姐,你终于回来了。”

  “想不想我?”

  “想!”萌萌用力的点了下小脑袋,就被李一念给抱了起来。

  温落听到这个称呼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萌萌刚学说话那一阵,她很自觉的让萌萌叫她阿姨,就一念这不要脸的硬是要当姐姐。

  车上,李一念兴奋的提议,“见到你们真是太开心了,晚上一定要好好聚聚。”

  苏瑜应了一句,“可以。”

  “现在时间还早,我们先去逛街,晚上再去嗨一下好不好?”

  另一边,厉氏。

  厉皓南刚从电梯出来,项星河就快步走了过来,脸上的表情有些凝重。

  “厉总,有客人。”

  “不见。”厉皓南心情并不太好,直接了当的拒绝道。

  如果是别人那不见就不见了,但是他跟在厉皓南身边这么多年,自然是明白这个人对于他的重要性。

  项星河咬咬牙开口道,“厉总,来的人是秦少。”

  厉皓南瞬间停下脚步,脑海中出现温落那句,“你躺在床上之后,那个女人可有来见过你一次,我可是听说她跟你的好兄弟,不知道有多性福!”

  那个好兄弟就是他,秦子峪。

  厉皓南径直走向一旁的会客厅,推开门,屋内的男人背对着他站在窗前。

  秦子峪转身,这是一张毫不逊色于厉皓南的脸,五官硬朗但组合起来却出奇的柔和,他露出一个笑容,“你不出院我都没脸来见你。”

  “我以为你这辈子都没脸见我。”厉皓南薄唇轻启冷漠的出声,眼里是毫不掩饰的寒意。

  秦子峪有些无奈的揉了下头发,“我就知道你会这样,也知道你是把我误会深了,就我们之间的关系,我怎么可能跟子文有什么关系?”

  厉皓南冷笑,“那趁我住院,跟我女朋友睡在一起的人是谁?”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
【关注本站公众号,方便下次浏览】
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:珍藏小说  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。懒人直接戳 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