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子峪只觉得头疼,他上前两步,直勾勾的盯着厉皓南的眼睛,“我们从十六岁认识到现在,我秦子峪可有做一件对不起你的事情?”

  “不说苏子文不是我喜欢的类型,我即便是再怎么饥不择食,也不可能将手伸到你这里,我又不是活腻了,这分明就是有人搞我!”

  厉皓南就这么看着他,“那我看到的照片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我发誓,那天我真的喝醉了,但绝对绝对没碰过她。”

  秦子峪说完之后犹豫了半响才继续开口,“有些话我本来不想说,但我不想因为这么一个不值得的女人破坏了我们之间的关系,我怀疑那天的事情跟照片都是苏子文自己设计的,无非就是想撇下你这个双腿残疾了的厉大总裁。”

  “为什么之前不解释?”

  秦子峪无奈的走了两步,“我倒是有心解释,可都没踏进病房就被你拿东西砸了出来,我哪里还敢解释。”

  厉皓南并不傻,跟他认识这么多年,自然是知道彼此的为人,只是躺在病床上时,他的脾气越发的暴躁,也不愿意去倾听别人的声音,自我的把自己关在一个角落里。

  “我不是挑拨离间,但苏子文这种女人,分开了才是最好的选择。”

  秦子峪见他脸上表情柔和了不少,大着胆子直接勾住他的肩膀,“我就知道你痊愈了之后肯定能想通,我有个朋友新开了家酒吧还不错,晚上要不要一块去喝两杯。”

  厉皓南叹了声气,点头答应,“行吧。”

  另一边,苏瑜将萌萌送回家之后,直接去了附近的大型商场。

  不过与其说是逛街,苏瑜跟李一念负责买,温落则是负责看。

  要知道她们俩不是进香奈儿就是进古驰的人,跟温落这种不是Zara就是HM的人是不一样的。

  所以她该做的就是忘记价格提提意见,不过在李一念换了套Dior的秋款连体裤,并让她无意间瞥见上面的价格之后。

  她断然的决定,撇下她们俩一个人去逛,“我去前面看看鞋子,苏瑜你陪着一念。”

  “一起呀。”

  温落挥了下手,“我跟你们狠心的资本家实在逛不下去了。”

  “别介,看上哪件刷我的卡。”苏瑜拉住她。

  温落横了她一眼,“我又不是穷的揭不开锅,只是觉得没必要花那么一大笔钱就买一件衣服,这是我的价值观。”

  “而且呀……”温落往更衣室的方向看了一眼,“用一念的话来说,她连HM的门都不会进,受不了里面那味,这在我看来里面全都是烟火气,都是平民气,价格实惠质量又好,适合我。”

  苏瑜说不过她,只能由着温落,“那半个小时后,我们在二楼的咖啡厅碰头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温落平时医院的工作忙,现在天气又逐渐热了起来,也是时候添几件新衣服。

  她倒是喜欢一个人瞎逛的感觉,喜欢什么就买什么,也不用去听别人的意见,全靠自己的喜好。

  进的店也都在自己的承受能力范围之内,不用特意的去管价格,只看衣服的款式跟质量。

  实在是比苏瑜她俩动辄上万买件小吊带舒服多了。

  半个小时后,温落手上已经提了不少袋子,瞅了眼时间估计苏瑜她们也已经结束了。

  刚上电梯到了二楼,就看到一对熟悉的身影,她无奈的翻了个白眼,上午才从家里分开,竟然能在这里碰到。

  下意识的就想换个方向离开,却被温露露看见。

  她挂上一抹微笑,扭着腰肢上前,“姐姐也在呢,真是巧了。”

  温落脸上没什么表情,就这么冷冰冰的看着他们。

  温露露瞥见温落手里提着的袋子,在发现没有一件大牌之后,脸上的笑容更是灿烂了几分。

  她上午在温落跟厉皓南那里吃了瘪,这会见到她一个人又怎么可能就这么放过她,“姐姐怎么一个人逛街呢,还尽买些便宜货。”

  说着还将提着袋子的logo朝着她的方向,温落在心里冷笑,“跟你有关系吗?”

  “姐姐这话说的就太见外了,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妹妹,即便上次在医院是我不太对,跟瑾泽的事情你肯定也还在心底埋怨,也不该就这么冷冰冰的对我,这么多年的姐妹感情难道都不能原谅我犯的一个小错误吗?”

  温落听着她的话就一阵恶心,侧过身子就想走,却被温露露拉住,“姐姐,你那财大器粗的厉大总裁怎么不陪着你?”

  “跟你有关系吗?”

  温露露捂嘴轻笑,“是没什么关系,我这不关心你嘛,毕竟姐姐你跟厉总的身份差距悬殊,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嫁给她的,但不幸福肯定是真的吧,今天在爸妈面前假意恩爱肯定是装的。”

  温落懒的跟她废话,抬眸瞥了眼陆瑾泽,看着这张熟悉的脸,温落就跟吃了屎一样难受。

  曾几何时她竟然有那么些瞬间,觉得自己会跟他过一辈子。

  “你觉得厉皓南会为了什么陪我演戏,还有陆瑾泽实相的就带着温露露滚出我的视线,我还当你是个男人,别让我看不起你们!”

  温露露一听这话就不乐意,她抓住温落的手臂大声的质问,“是不是男人这点姐姐不该比我更清楚吗?你什么时候看得起我了?以为当上医生就很了不起了吗?以为供我读书就可以高人一等了是吧,我告诉你,你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。”

  温落甩开她的手,“同样的,你在我眼里更是什么都不是,我当上医生是没什么了不起的,但至少我靠着自己生活不像你就知道依靠别人,同样的我供你读书只求个问心无愧,权当这些钱都给了狗了!”

  “啪!”

  温落不可置信的捂着脸,反手就想打回去,却被一只手用力的抓住。

  她冷笑的勾起嘴角,用力的呼出一口气,“陆瑾泽,你好样的。”

  “小落,有话好好说别动手。”

  别动手?是谁先动手的?

  “小落落,在这干嘛呢?”

  听到熟悉的声音,温落更加的委屈,强忍着的眼泪瞬间喷涌而出。

  李一念听到不对劲,拉着苏瑜跑了过来。

  “怎么哭了,你这脸他妈谁打的?”

  苏瑜两人是见过陆瑾泽的,上学那会因为温落的原因也没少鬼混在一起。

  李一念不是傻子直接将温落护到身后,灵动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陆瑾泽,“你丫是长本事了,以前跟小落一块的时候情话说的好听,现在还敢动手了是吧。”

  她回头见到温落白皙的脸上清晰可见的五指印,心里的怒气更甚,“老娘就问你们,这他妈谁打的?”

  可能碍于李一念的气场,温露露往他身后躲了一下。

  李一念上上下下瞅了她一眼,“这人是谁?”

  “我妹妹。”温落接过话。

  “哟,我还以为是谁呢,原来是你这头白眼狼,小落上学那会省吃俭用一有时间就去兼职打工,供着你上学,到头来还爬上了她男朋友的床,一直没机会见到你,这一见面还真不同凡响,好好的白眼狼还长了一副狐狸精的脸。”

  温露露被她气的说不出话,“是她先骂我的。”

  “当姐姐的骂你两句怎么了?你丫不该骂吗?还敢动手是吧,我今天不把你打趴下,真是白瞎了我练了这么多年的跆拳道。”

  她说着就上前想拉过温露露,却被陆瑾泽给挡住了,李一念脸上的表情都未变化丝毫,手上用力将他往自己这边一带,接着屈膝奋力的抵在他的小腹。

  听到陆瑾泽的闷哼声,苏瑜有些不忍心的扭过头,一念的性格本来就大大咧咧,这些年唯一坚持下来的就是跆拳道跟柔道,不说一个打十个吧,但对付他们两个真的是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
  温露露被吓住了,慌乱的往后退,“你不要乱来,我可喊了。”

  “喊,我就站着让你喊!我告诉你温露露,我这人什么都好,但却见不到我在乎的人受半点委屈,你刚勾搭上陆瑾泽的时候,要不是温落拦着,我早他妈劈了你,现在你不开眼的还敢对小落动手,我只能说你活腻了。”

  温落脸上还火辣辣的疼,但却不想将事情闹的太大,周边围观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。

  “一念,要不就……”

  “要不就什么?”李一念大声的打断她的话,接着上前两步,反手就是一巴掌挥在温露露的脸上。

  她虽然看着挺瘦的,但力气却很大,这一下温露露踉跄两步差点没站稳。

  “这女的好像是小三,抢了别人的男朋友,被原配打了。”

  “不过这原配也真够猛了,连这男的也打了。”

  周围议论声越来越多,温露露只觉得更加的拉不下脸,“你等着,我一定会报警的。”

  “好,我等着去局里坐坐,但我们今天的事情可没完。”

  李一念说着,又是一巴掌打在她另一边完好的脸上,“我警告你温露露,今天的两巴掌只是给你一个警告,你上了这个渣男的床是你的本事,但你要是再敢招惹小落,我绝对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过你!”

  陆瑾泽捂着小腹站起来,“一念,你不要太过分了。”

  “过分?任何人都有资格说这话,唯独你没有!”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
【关注本站公众号,方便下次浏览】
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:珍藏小说  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。懒人直接戳 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