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不会做对不起小落的事情,这一切不是你们想的那样,突然跟别人结婚的不是我,是温落!”陆瑾泽俊脸微微扭曲,说话的语气甚至还有些不甘。

  李一念还未说话就被温落拉到身后,她就这么站到陆瑾泽面前,恋上他的时候她正是最好的年纪,他也同样知慕少艾。

  本以为两人会永远都走到最后,但却亲眼将他跟自己的亲妹妹捉奸在床。

  现在他还有脸责备她,指责她先跟别人结婚?

  要不是他们,她会心绪不稳的开车,会不小心撞了厉皓南,从而赔上两年青春,甚至是将后半辈子都赔给他吗?

  “陆瑾泽如果我是你,绝对说不出这种话,别让我瞧不起你好吗?”

  温落转身直接朝着门口走去,“一念,我们走吧。”

  李一念跟上她的脚步,苏瑜却晚了一步,她踩着高跟鞋直视陆瑾泽的眼睛,“你跟温露露那点破事我不想多说,我只要求你不要再纠缠小落,再有下一次,我不会念当年在学校的那点情面,在京城这种地方我要是想搞你陆瑾泽不说易如反掌,也没什么太大的难度。”

  “再一个我希望你明白,小落现在的老公是厉皓南,也许你对他不太了解,但我却知道他有多么的嫉恶如仇,我不知道小落为什么会嫁给他,但是你再敢纠缠她,说不定哪天就这么消失了。”

  苏瑜美眸冷冷的斜睨了眼,一旁还含着泪水的温露露,“我跟一念不一样,她只是还了你两巴掌,再有下一次,我可能会剁了你的手。”

  三人在附近酒店开了个房间,李一念从冰箱拿了瓶水,“先敷一下,疼不?”

  温落接过水按到脸上,“估计你那两巴掌更疼。”

  “不好意思,害你们也没了逛街的心思。”

  苏瑜在她身边坐下,“你跟我们这么见外干嘛。”

  李一念大咧咧的躺到床上,“行了,这种事情就别放在心上,晚上要不要去嗨一下?”

  “去哪里?”

  “我知道一家新开的酒吧不错。”

  苏瑜无奈的翻了个白眼,“你刚从国外回来,怎么就知道有一家酒吧不错?”

  李一念不好意思的笑,“哎呦,就不要在意这种细节,晚上跟姐姐好好去玩一下。”

  秦子峪同厉皓南一同进了酒吧最好的卡座,“要不要叫上顾……”

  “不用。”他没说完厉皓南就直接打断他。

  秦子峪无奈的耸耸肩,“那就我们兄弟两喝。”

  他刚坐下就收到一条短信,“你现在同皓南一起?”

  秦子峪瞄了眼就直接锁屏,“你告诉我地址,我就不再纠缠你。”

  他看了眼厉皓南犹豫了两秒,“亭外酒吧,最后一次,别再纠缠我。”

  另一边的苏子文红唇微微扬起,“无论以前还是现在,皓南你都只能是我的。”

  温落一进酒吧就见到了角落里的厉皓南,在心里暗骂一声不好,怎么走到哪都能碰到这尊瘟神。

  堂堂厉氏总裁就这么清闲吗?没事还能上酒吧坐坐?

  李一念同样看到了他,轻笑着撞了下温落的肩膀,“快看,你那捡来的老公。”

  温落只觉得额头滑过几道黑线,无奈的开口道,“我也看到了,真的是阴魂不散。”

  “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,这代表你们有缘。”她说着直接拉过温落的手,往厉皓南的方向走去。

  她挣扎,“你干什么……我们换一家。”

  “换什么换,有便宜不蹭,不是我的风格。”

  苏瑜在身后无奈的耸耸肩,“走吧,就我们三个人也会无聊。”

  秦子峪很久以前在医院见过一次温落,所以现在第一时间就将她认了出来,他站了起来,“温医生。”

  温落看向他,白色的衬衫搭着黑色的九分裤,刘海随意的盖住额头,五官精致眉眼深邃,很好看的男人又隐隐的有些熟悉。

  她在脑中回想了一下,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,这人难道是秦子峪?他……他不是抢了厉皓南的女朋友,两人不是老死不相往来吗?

  现在这么和谐的坐在一起又是怎么回事?

  李一念搂过她的肩膀,“人家叫你呢温医生,见到帅哥就发呆,没见着你正牌老公就坐在旁边吗?”

  温落干笑一声,“不好意思,很长时间没见了。”

  秦子峪很得体的笑,但心里却暗暗发虚,前两分钟他才刚将地址发给苏子文,这会皓南的现妻就过啦了,这不是闹着玩吗?

  “就你们三个人?要不要一起?”

  “好啊,正愁人少呢。”李一念特别自来熟的拉着温落坐下,还将她挤到厉皓南身边。

  最近几次见到厉皓南,他都是一身正经的西装,这么热的天温落都替他闷的慌。

  这会西装脱下,很随意的套了件白T,透过衣服还能隐约见到一块块肌肉,想到这她揉了下脸,怎么看一眼就往那方面去想了。

  “温医生,倒是清闲。”她刚坐下,厉皓南的声音就冷冷的传了过来。

  温落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,“那肯定没厉总那么繁忙,下班了还有空来酒吧坐坐。”

  两人之间火药味十足,白天经过温露露的事情,她的心情极差,这会厉皓南完全是撞枪口上了。

  “还没介绍一下你的两位朋友呢。”秦子峪出声打断他们。

  温落礼貌的笑了一下,“这是李一念,苏瑜。”

  “苏瑜?苏氏的千金?”秦子峪惊讶的挑眉,好奇的打量着苏瑜。

  苏瑜点了下头,“秦少我们小的时候还见过面,没想到你就这么把我忘了。”

  京城说实话就这么大,他们一群有钱人多多少少都能扯上点关系,两人听说过彼此一点都不奇怪。

  李一念随意的挥手,“也别这么干坐着,我们来玩游戏吧。”

  “玩什么?”

  “吹牛吧,最简单,每个人都来,输了一杯酒,喝不下的可以选择回答我们一个问题。”

  秦子峪不在意的耸耸肩,“没意见。”

  温落好奇的瞅了眼厉皓南,像他这种性格应该不会加入他们吧。

  “好。”厉皓南冷淡的吐出一个字,拿过骰子摇了两下用力的盖上。

  她嘴角微微扬起,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,平日里她斗不过厉皓南,但在游戏上她可不信她还赢不了。

  五个人每人五颗骰子一共二十五颗,每次叫数只能往上加,加到你觉得没有这个数就可以直接开,最后加起来有的话就是开的人输,反之就是叫的人输。

  从秦子峪开始,轮到温落已经叫到了十个六。

  温落斜睨了他一眼,红唇轻启,“十二个六。”

  厉皓南一句话不说直接开了,“没6。”

  温落不可置信的站了起来,看了一圈即便加上她自己的也没有十二个。

  有些挫败的又重新坐下,犹豫了几秒还是开口,“我选择回答问题。”

  温落不是不能喝酒,但是平时却是滴酒不沾,这是她身为医生的基本道德,虽然不是上班时间,但是指不定医院就会突然需要她,要是喝酒了就是对病人不负责,她不想因为自己的失误而害了别人。

  她看向厉皓南等着他开口,厉皓南脸上的表情未变,“你们问。”

  “我来。”秦子峪主动开口。

  “她们都是你的朋友,为了以示公平,还是我来问吧。”秦子峪笑着又解释了一下。

  “不过既然都答应玩游戏,就要摸着自己的良心说实话。”

  秦子峪说完不怀好意的盯着温落,“你喜欢厉皓南吗?”

  温落有些紧张的端起桌上的果汁抿了一口,还没来得及咽下去就被他这个问题给呛住。

  用力咳嗽了两声,才红着眼摆手,“我……”

  不喜欢三个人都到了喉间还是被她吞了回去,她喜欢他吗?

  两人摆上同一本结婚证上,她悉心照顾了他两年,即便彼此再怎么恶语相向,温落不可否认心里确实被他占了一点位置。

  但她怎么可能喜欢他?又不是典型的抖M,凭什么会喜欢上厉皓南这个暴力男。

  “不喜欢。”她说完长吁一口气。

  正准备说下一局,手臂就被厉皓南抓住,“不喜欢?”

  温落疑惑的皱眉,他这个反应算是怎么回事?不是厌恶她吗?难道还希望她说出喜欢不成?

  “没错。”她仰着下巴直接厉皓南的眼睛。

  他突然笑了,笑的特别好看,“你有什么资格不喜欢我?”

  温落被他这话噎的差点喘不过气,就准你厉皓南讨厌她,还要她贴上去?

  苏子文一进酒吧就注意到角落的厉皓南,却见他正抓着别的女人,眸子微微冷了几分。

  她扬起一抹微笑径直走了过来,温落只觉得手上吃痛,疑惑的抬眸却见厉皓南的目光冷的可怕。

  她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,见到来人时只觉得后背发凉。

  要不要这么狗血?这是苏子文?

  李一念凑到她的耳边,“这人谁啊,厉皓南这么大反应?”

  “前女友。”

  李一念立马捂住嘴巴,才不确定的又问了一遍,“就那个始乱终弃甩了他跟别人好的前女友?”

  “那个别人也坐在你身边。”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
【关注本站公众号,方便下次浏览】
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:珍藏小说  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。懒人直接戳 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