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什么?”李一念惊呼,“不会就这个秦子峪吧?”

  温落点头默认。

  她同苏瑜对视一眼,“这我就看不懂了,厉皓南心大啊。”

  苏子文熟络的在秦子峪身旁坐下,“没想到你在这里。”

  “不介绍一下吗?”

  温落偷偷看了眼厉皓南,他依旧是那副生人勿近的模样,视线直勾勾的定格在苏子文身上。

  李一念笑着对她伸出手,“我们都是秦少的朋友,怎么以前没见过你?”

  苏子文看向她,在心里搜寻了一番还是没有印象,“苏子文。”

  “李一念,这是苏瑜,温落,最后这位就不用介绍了吧。”

  温落不知道她又在打什么鬼点子,偷偷拉了下一念的衣摆。

  却直接被她无视,“不用介绍。”

  “滚!”厉皓南突然冷冰冰的出声。

  苏子文美眸瞬间含泪,“皓南,我……”

  “我不对女人动手,别逼我。”

  温落听到这话默默的翻了个白眼,什么叫做不对女人动手,在病床上两年对着她扔过的杯子都不下十个,好在她第二次之后就聪明的换成了塑料杯,要不然躺在病床上的都可能是她。

  她站了起来,“当年的事情真的只是一个误会,我又怎么可能……”

  “别让我说第二遍。”厉皓南压根不看向她,直接了当的开口。

  苏子文叹了声气,她来之前就知道不可能第一面就让厉皓南原谅她,她的目的无非就是多在他面前出现,让他想起先前两人之间的美好,她才有机会重新回到厉皓南身边。

  她目光转移到温落头上,“温小姐,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见面。”

  温落嘴角扬起一抹微笑,“我也没想到。”

  “这两年多谢你替我照顾皓南,我敬你一杯。”

  说着她端起桌上的两杯酒,转而递给温落,但是途中她藏在指甲中的小药丸却偷偷扔进酒里。

  李一念直接站起来夺过酒杯,“这位漂亮的小姐姐,你可能还不知道,温落是医生不能喝酒,这酒我就替她喝了。”

  说完,直接仰头一饮而尽。

  苏子文压根就来不及说话,眼睁睁的看着她喝光了酒。

  在心里暗骂一声,但脸上依旧带着笑,“是我疏忽了,既然大家都不欢迎我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  酒店外面,苏子文看着面前两个男人。

  “都散了吧,今晚用不着你们了。”

  “苏小姐,我们可是收了你的钱要让那个女人爽爽,怎么又不用了?”

  苏子文回头看了眼,要不是突然跳出来个李一念喝了酒,她今晚绝对要让温落好看。

  “钱你们先拿着,下次我再叫你们。”

  苏子文走后,气氛陷入了诡异的尴尬。

  厉皓南直接站了起来,二话不说就朝着酒吧外走。

  温落多嘴问了一句,“你去哪?”

  “回家。”

  “那我……”

  “你跟上。”他冷冰冰的丢下一句。

  温落纠结着要不要站起来,却被苏瑜推了一下,“你跟他回去吧,不用担心我们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秦子峪有些自责,苏子文会出现完全是因为他,“没事,我会负责送他们安全到家。”

  温落对他点了下头,“那就麻烦你了。”

  温落一路跟在厉皓南身后,因为苏子文的出现,他的情绪变的极其不稳定,温落也不敢多说话。

  上车之后,她主动系好安全带。

  厉皓南发动车子,冷着脸问了一句,“你家在哪?”

  “什么?”她疑惑的反问。

  “你要去我家?”

  “为什么不去?”

  温落有些犹豫,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去她家,“只是……我……”

  “不愿意?”他冷着脸问。

  温落直接了当的点头,她当然不愿意,凭什么突然要去她家?

  “我不愿意。”

  “你不愿意有个屁用!”厉皓南其实知道她家地址,刚才只不过试探一下她的反应。

  果然,这该死的女人还是没认清自己的身份。

  温落怕他继续发难,侧过头将目光落到窗外,沿途熟悉的街景同往常一样,那些一成不变的建筑跟明晃晃倒退而过的路灯,无一不再提醒着她,过去日子重复又单调。

  堵车的时候,厉皓南侧过头看了她一眼,海藻般的长发散在肩头,从他的方向看过去,鼻子小巧高挺,肤色白皙,红唇微微上翘,窗外的路灯影影绰绰的落到她的脸上,有那么一瞬间厉皓南觉得这辈子就跟她这么过也不错。

  温落似乎是感觉到他的目光,回过头正好对上他狭长的眸子。

  有些疑惑的撩了下长发,“你看我干吗,唔……”

  回应她的却是厉皓南突然落下的吻,温落下意识就想逃开,但后脑勺却多了双大手,强势的压住她。

  直到后面不断响起的喇叭声,厉皓南才意犹未尽的松开她。

  这个吻来的莫名其妙,温落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“你干嘛?”

  “不干嘛,想干你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另一边,酒吧门口。

  李一念对着苏瑜摆手,“你就自个回家吧,要不然萌萌困了找不到你。”

  苏瑜看了眼时间确实该回去了,“你呢?”

  “酒店不就在边上,我走过去就行了。”

  “我载你一程,你一个人不安全。”苏瑜坚持。

  李一念不耐烦的摆手,“这个世道我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,你不用担心我,再说我跟你又不顺路。”

  站在边上的秦子峪适时开口,“我答应了温落会送你们平安到家。”

  “那你送一念到酒店,麻烦了。”

  他轻笑,“保证完成任务。”

  直到苏瑜红色宝马消失在视眼里,李一念才笑着回过头,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她才注意到秦子峪还挺高的。

  她踩着高跟鞋还要抬着脑袋才能跟他对视,“行了,你也就回去吧,我自己去酒店。”

  “我送你。”

  李一念摆手,“真不用,走过去最多五分钟的路程,我们也不熟,用不着麻烦你。”

  “不熟可以变熟,一个人我也不放心。”

  秦子峪说着拿着车钥匙直接按了一下,停在路边的宾利车灯闪了闪,“上车吧。”

  李一念拗不过他,只能上了副座。

  “哪家酒店?”

  “就前面的喜来登。”李一念说着降下车窗,隐隐的觉得小腹升起一股热气,整个人闷的慌。

  她将头扭向窗外,风吹了过来,她才觉得好受些许。

  秦子峪注意到她的失态,关切的问了一句,“怎么了?”

  “有点热。”

  秦子峪将车上的空调打开,现在虽说是夏末,但是大晚上的其实并不怎么热,”你不会是喝醉了吧?”

  “喝醉?你开什么玩笑,不是我吹,我……”李一念话说一半,解开衣服最上面两颗扣子,甩了下短发左右换了个坐姿。

  “你怎么了?”秦子峪侧过头看了眼,瞬间不好意思的回头。

  李一念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开了衬衫的扣子,他只一眼,视线就被她胸前的沟壑吸引。

  用力的吞了下口水,尴尬的开口道,“就这家酒店是吧。”

  李一念只觉得浑身发烫,意识都有些模糊,她睁大眼睛看了眼,“就是这里,谢谢你啊。”

  她说着就想推开门下车,秦子峪先一步绕到她那边,小心的扶住她,“李小姐你没事吧,你住哪个房间,我送你上去。”

  手臂传来他的温度,李一念只觉得意识更加的模糊,“房卡在我包里。”

  说完最后一句话,她几乎将身体的重量都压在秦子峪身上,美眸半阖红唇越发的妖娆。

  秦子峪没多想,下意识的是以为她酒量不好,现在后劲上来才支撑不住。

  从她的包里找到房卡确定了房间号之后,干脆拦腰将李一念抱起,也不顾别人的目光直接朝着电梯走去。

  小心的将她放到床上,秦子峪转而走到冰箱拿了瓶水。

  “李小姐,喝点水醒……醒酒吧。”

  秦子峪将剩下的话吞了回去,李一念不知道什么时候将身上碍人的衣服脱下,只剩下两件贴身的内衣,全身白皙的在灯光下美的无可救药。

  李一念只觉得意识越来越朦胧,只剩下一个念头就是……

  他上前两步,犹豫着还是将水递了过去,“那个……那个要不要喝点水?”

  李一念直接将水杯拍到地上,纤细的手勾住秦子峪的脖子,二话不说就覆上他的薄唇。

  她吻的很着急也很青涩,双手更是不安分的在他身上来回滑动。

  秦子峪被她撩的心猿意马,但还是挣扎着问了一句,“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?我们才刚刚认识。”

  李一念直接一巴掌拍到他的头上,“哪里来的这么多废话,要我。”

  她只觉得全身难熬的热量有了一个出口宣泄,但那个出口却不配合的说着话。

  秦子峪是一个正常的男人,更何况李一念不仅个性强烈美的也很有自己的味道,现在美人主动送上门,他更不是什么坐怀不乱的柳下惠。

  在现在这个快餐时代,他要是还不有所行动,也太说不过去了。

  他翻身压住李一念,左手插/进她的发丝里,右手在她光滑的皮肤上不断游动,声音低沉还带着一丝蛊惑,“告诉哥哥,你想怎么要?”

  李一念瞬间睁开眼睛,一把拉过秦子峪的衣领,她娇笑道,“哥哥?我告诉你,在这里我就是女王,你躺着别动就行。”

  秦子峪楞了两秒才笑出声,快速的将身上的衣服脱下,“是不是女王,试过才知道。”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
【关注本站公众号,方便下次浏览】
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:珍藏小说  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。懒人直接戳 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