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一念并不太清楚自己在干什么,还以为做了一个撩人的春梦。

  在梦里碰到一个几近完美的男人,两人在一张大床上,不断的变化着姿势做着一些羞人的事情。

  她动情的叫出声,强势的占据了主动权,将秦子峪恶狠狠的压在身/下。

  秦子峪看着身上的女人,微微眯了下眸子,他从未见过这样的人,这样轻易的就撩动了他的心。

  …………

  厉皓南的车子在圣苑小区停下,温落先一步下车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?”

  厉皓南不语,手里拿着从陆瑾泽那里来的钥匙,直接进了电梯还按了准确的楼层。

  温落就眼睁睁的看着他,一步一步的开了自己的家门,却没有一点办法。

  她能报警吗?说她的老公强行进了她家?

  打开灯,厉皓南快速的扫视了一眼,房子不大很典型的单身公寓,但却被温落收拾的很有家的感觉。

  温落拿了双粉色的拖鞋,尴尬的开口道,“家里平时没有男的来,你将就一下。”

  厉皓南俊眉微蹙,但还是换上这双明显跟他不搭,又小了不少的粉色拖鞋。

  温落在后面憋着笑,看着他故作镇定的表情,忽而觉得这个样子的厉皓南还挺可爱的。

  他直接脱下长裤,随手又将短袖往旁边的沙发一扔,在温落还未反应过来之时,就赤身裸/体的站在她的面前。

  温落吞了下口水,也不回避目光,乐得欣赏这一幕。

  “要洗澡的话热水要先放一会。”她好意提醒了一句。

  厉皓南转身走进洗手间,半响之后低沉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,“进来。”

  温落犹豫了两秒还是过去,身子站在门外脑袋探了进去,“干嘛?”

  “一块洗。”厉皓南自然的开口

  “噗呲……”温落一下没忍住,“厉大总裁,你现在有手有脚的不会是还想让我搓背吧?”

  “不要让我说第二遍。”厉皓南说着直接脱下仅剩的短裤。

  温落虽然转身但还是看到了不该看的,忍不住在心里暗骂,这厉皓南是种马吗?

  洗个澡都不安分,“不好意思厉总,我不想洗澡。”

  厉皓南伸出两根手指,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她的眼睛,“你有两个选择。”

  “一,乖乖脱/光进来洗澡。二,我把你脱/光扔到浴缸里。”

  温落气的咬牙,但又完全清楚厉皓南绝对会说到做到,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,根本不可能有人会来帮她。

 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等等……好像有什么不对,这明明是她家,怎么低头的人也是她。

  想到这里温落恶狠狠的转身,“我也给你两个选择,要么你自己乖乖洗干净上床睡觉,要么我就把一丝不挂的你直接扔出去!”

  厉皓南没想到会听到这种回答,看着她精致的小脸上瓷白的牙齿故作凶狠的咧着,嘴角扬起一抹笑意。

  “我选择第二种,你把一丝不挂的我扔出去,我不介意在你邻居面前上演一幕活春宫。”

  “你无耻!”温落咬牙暗骂一声,但对于厉皓南的无奈行径却没有丝毫办法。

  她知道厉皓南绝对说到做到,认命般的走进浴室。

  温落不断的在心里安慰自己,两人之间坦诚相待都好几次了,不就是洗个澡嘛,有什么大不了的。

  “洗就洗,谁怕谁!”

  温落本以为他会在浴室做出什么事情,但诡异的却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  她换上睡衣出来的时候,厉皓南正坐在沙发上,全身上下只围了一条白色的浴袍,块块分明的腹肌上还散落着几滴晶莹的水珠。

  “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?”温落突然出声。

  厉皓南闻言抬头,漆黑的瞳孔盯着她,那一抹似乎能够洞悉一切的眼神捕捉到她眼里的复杂。

  有不安,也有疑惑。

  温落见他就这么看着自己,干脆上前两步站到他身前,“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。”

  “有个问题埋在心里好多天了,如果说之前你跟我结婚,是为了给厉家一个交代,或者是为了惩罚我撞了你,我都认了。但你现在已经痊愈了,整个京城那么多前仆后继想要爬上你床的女人,为什么还不放过我。”

  闻言,厉皓南目光一冷,声音低沉又随意,“你还挺好用的,我不想换。”

  挺好用?他这话是什么意思?

  把她当成了一个物品?

  温落觉得自己多嘴问他根本就是一个错误,这家伙要么不讲话,一讲话不是暴躁的骂人,就是三两句就可以把人噎死。

  她十分干脆果断的转身,直接上床盖上被子,末了还不忘丢下一句,“床小睡不下你这尊大神,地毯还是沙发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  温落说完,抬手就将灯关了。

  黑暗中,厉皓南的嘴角微不可察扬了扬。

  他起身的同时扯下身上仅剩的浴巾,掀开被子整个人压了下去,在温落尖叫之际,薄唇准确的占领了她。

  霸道又强势带领着她,大手更是不安分的滑进她的睡衣里。

  温落被他撩的全身发烫,瞪大眼睛却只能在黑夜中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。

  她不岔的开口道,“你起开,床太小了!”

  “我起开?那你在上面?对,你喜欢在上面。”

  “你无耻!!”

  “还有更无耻的。”

  次日,清晨的暖阳透过窗照了进来,直直的落在床榻的两人身上,李一念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,翻了个身想背对着光。

  却突然见到旁边似乎有个人影,睡意瞬间消散,她慌乱的坐了起来。

  男人趴在一侧,脸朝着她的方向,微长的刘海盖住额头,鼻梁高挺薄唇微张,随着呼吸微长的睫毛还一颤一颤的。

  不可否认即便是睡梦中男人也说不出的好看,但此刻的他裸露在空气中的上半身压根就没穿衣服,李一念低头看了眼自己,又瞬间闭上眼睛。

  她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,“昨天到底是发生什么?”

  秦子峪突然动了一下,她慌乱的扯过被子围住自己,更是下床向后退了几步,拉开跟床的距离。

  秦子峪睁开眼睛就看到她慌乱的一幕,疑惑的揉了下头发,“怎么醒那么早?”

  李一念看着他的大白屁股跟长腿,侧过头拿过枕头扔向他,“把衣服穿上。”

  “哟,这会知道害羞了,昨晚可是主动的很。”

  “主动?”李一念不可置信的瞪着他,“你别开玩笑了。”

  秦子峪耸耸肩,在床上找到内裤又当着她的面穿上,李一念不可避免看到些不该看的地方。

  他轻笑着挪揄道,“喜欢吗?”

  “喜欢你个头!”李一念怒骂!

  “你就是心口不一,昨晚猛的差点榨干我。”

  他起身走进卫生间,只留给她一个修长背影。

  门关上之后,她快速的穿上衣服,昨天她只记得秦子峪说是送她回酒店,接下来好像……好像真的是她主动的。

  秦子峪从卫生间出来,就见到坐在床上满脸心事的李一念。

  他半靠在门上,擦着半干的头发,“怎么着?第一次约啊,大家都是成年人,这种事情不用看的那么重,从这个门出去之后我们完全可以当做不认识,你要是觉得我活不错,留个联系方式还能约个第二次第三次。”

  李一念气的喷火,他当她是什么了?是那种见第一面就能随意上床的女人吗?

  她站起来直接走到秦子峪面前,冷笑着开口,“你还想第二次第三次?就你这种小玩意我还真看不上!”

  秦子峪眸子一寒,任何男人被质疑那方面的大小,都会生气,他自然不会例外。

  他没多想直接抓住她的手按在自己的身/下,“给我好好感受下,是大还是小!”

  李一念用力的一捏,男人吃痛弯下腰,她抬起手肘狠狠的敲在他的后背上,整个动作行云流水到一气呵成。

  秦子峪半蹲在地上,看着李一念的目光多了几分怒意,“你现在是什么意思,昨天晚上主动投怀送抱的是你,一觉睡醒你装什么贞洁烈女?”

  “大家都是成年人,也不是第一次,不就是做个爱你还跟我动手,是昨晚没让你爽到还是怎么样?”

  “谁他妈要跟你约了,要不是……要不是你硬要送我,会出这种事情吗?”李一念越想越不对劲,她酒量是不太好,但不至于一杯倒,昨晚酒里肯定有问题。

  秦子峪站了起来,“姐姐你这锅甩的可真够快的,还真不是我跟你吹,想爬上我床的人不说从天安/门排到长城,怎么着也轮不到你,你丫别得了便宜还卖乖。”

  李一念气的发抖,虽然她平时大大咧咧的,但不代表她在这种事情上也这么开放,一个女生被人夺走最重要的东西,却还被这样对待。

  她羞愤的上前就想动手,却被秦子峪直接握住手臂,他仗着力气直接将她整个人压到床上,低头附在她的耳边轻声开口,“别以为学过几下子就可以动手动脚的,再倔信不信我现在就要了你?”

  李一念挣脱不开,不屑的冷笑,“你试试看!”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
【关注本站公众号,方便下次浏览】
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:珍藏小说  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。懒人直接戳 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