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子峪皱眉看她,“真是一个倔到不行的女人,不过你不走运,我同样也不受你威胁。”

  说着他直接撕开李一念的衣服,大手强势的握住她的柔/软,“我试了,你能怎么样?”

  李一念美眸瞪大,赤目欲裂的看着他,“你会后悔的。”

  “那我还真的就想后悔一次。”他对着她笑。

  秦子峪说着低头用力的吻住她,强势霸道的不让她动,自顾自的占有着她。

  李一念被他吻的缺氧,就连反抗的力度都弱了几分,等她清醒过来就已经一丝不挂,整个人被秦子峪暧/昧的压住。

  她冷静了几分开口,“昨天晚上是我主动,我认了,你现在要是还敢碰我,我发誓你会后悔的。”

  秦子峪对于她的威胁不为所动,身体的坚/硬抵着她,“那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,箭在弦上不得不发。”

  他说完身体向前一动,李一念双手抓住床单,不让自己叫出声。

  秦子峪空出手撩了下她的长发,“这种时候还这么看着我是不是太破坏气氛了,你现在有两个选择,要么闭上眼睛好好享受,要么主动迎/合我。”

  他声音带着一丝蛊惑,两人此刻的身体还紧紧/交织在一起。

  李一念干脆抬手勾住他的脖子,一个翻身将他压在身/下。

  “你可能也不太了解我,我这人不愿意吃亏,我希望你明白,这会是我上/你,不是你上我!”

  秦子峪身上一瞬间占据主动的女人,嘴角挂上了些许笑意。

  他沉声开口道,“那我就乖乖躺着让你上,怎么样?”

  李一念只觉得全身发烫,被秦子峪这些羞耻的话撩的脸红,但不服输的心理又在暗自作祟,她动了两下,“是吗?”

  两个小时后,精疲力尽的李一念从浴室出来,洗漱干净之后她换了套新的衣服。秦子峪此刻还大咧咧的躺在床上,整个人摆成了一个“太”字。

  李一念冷着脸瞅了眼,从旁边的包里拿出皮夹,接着走到他面前,抽出一张十块扔到他的脸上。

  秦子峪俊眉微蹙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“不好意思,我这人从不约/Pao,我只嫖/娼,这十块就当做是昨晚跟刚才的辛苦费,用不着这么苦大仇深的看着我,十块我还觉得给多了,零头就不用找了。”

  她抓过包往门口走去,“您也犯不着生气,你丫就值十块钱!”

  秦子峪还没来得及开口,回应他的就是用力的关门声。

  修长的手指捏住这十块钱,秦子峪轻弹两下,“有趣,很久没遇到这么有趣的人了,但怎么办呢,你想跟我撇清关系,却没那么容易就能撇清的。”

  李一念从房间出来之后,方才在秦子峪面前的趾高气扬瞬间消失。

  她扶着墙不让自己摔倒,双腿酸痛的让她几乎走不了路,这该死的家伙是吃了药吗?男人能有这么持久?

  李一念慢吞吞的走着,犹豫了几秒才从包里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,“小落,你在哪?”

  还在睡梦中的温落被电话吵醒,迷迷糊糊的拿过手机。

  “我在家,怎么了?”

  李一念甩了下短发,一瞬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“我来找你,见面聊。”

  “别别别……我……我马上就去医院了,就在医院见吧。”

  挂掉电话后,温落看着同她挤在一张小床上的厉皓南,两人都未着寸缕,此刻却紧紧的挨在一起。

  她虽然是妇产科医生,但是该有的生理知识都是知道,她知道男人早上刚睡醒的时候会晨/勃,但昨天晚上厉皓南可以说征战了半夜,怎么一大清早还这么硬邦邦的。

  她动了下,厉皓南就醒来,迷迷糊糊的看了她一眼。

  “醒了?那个我待会要去医院,你自便吧。”温落还是觉得同他单独待在一个房间太过危险,丢下一句话就想逃开。

  却被厉皓南拉了回来,他嘴角带着笑意,“想跑?”

  温落干笑,“我跑什么呀,快到点了我还要上班呢。”

  厉皓南伸手环住她的腰肢,“昨晚表现不错。”

  温落脸一红,这家伙倒是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,但是她压根就不需要。

  她挣扎着起身,拿过昨晚厉皓南丢在边上的浴巾围上,欲羞还怒的瞪着他,“这话你还是留着送给别人吧。”

  “你想我上别人?”厉皓南问的很露骨。

  温落翻了个白眼,“我现在是你的妻子,跟你同房是夫妻间的本分,所以我并没有多抗拒,我早就说过我不管你喜不喜欢我,但你既然要把我绑在你身边,你就要履行好一个丈夫的原则,我不求你爱上我,但我需要你守好自己的本分。”

  “要被我知道你跟别的女人有什么关系,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这辈子都硬不起来,在这个时候,不要怀疑一个医生的话。”

  她有自己的底线跟原则,底线就是她嫁给了厉皓南,一切夫妻之间该做的事情她都不会拒绝,她也不会出轨,但是相对应的厉皓南也需要做到。

  在温落的眼里他先是丈夫再是厉氏总裁,不管他们是因为什么结婚,不管他在外界有多么厉害的身份,在她这,他就是她的男人。

  厉皓南坐起身,被子顺势滑落露出诱人的胸肌,他很肯定的开口,“你爱上我了。”

  “你放屁!”

  “送你一句忠告,你是我的女人,但我不是你男人,我要做任何事情你都没资格插手,最重要的是不要爱上我,你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。”

  厉皓南这话说的不可谓不狠,两人才刚从床上下来,他就直接翻脸不认人。

  温落直接转身走进浴室,不断的深呼吸告诉自己不要生气,她知道厉皓南说的是真的,但她同样也是。

  要是他敢做对不起她的事情,她谁都不会放过。

  洗完脸之后温落看都没看他一眼,换好衣服就直接出门。

  电梯里她一直在想厉皓南的那句话,她爱上他了吗?

  温落嗤笑一声,她又不是什么受虐狂,凭什么会爱上这种暴躁一点都不温柔的男人,难道就因为他们之间上床了吗?

  可笑!

  上班的时间是八点,昨晚跟厉皓南折腾到半夜,早上就有点睡过头。

  温落快步的走到妇产科,林思媛见到她就小跑过来,“温医生早。”

  “早。”温落笑着点了下头,“对了,有人找过我吗?”

  “我正准备说,有一位长的很漂亮的小姐说是你的朋友,我就让她在你的办公室等你。”

  温落脚步未停,“行,多谢了,如果有病人的话,先让他们挂别的医生。”

  “好的,温医生。”

  温落一推开门,就见到在房间内来回踱步的李一念。

  挪揄的笑了声,“咋了这是,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,你爸又逼你回去订婚了?”

  李一念双手撑在桌上,用力的叹了声气,“要是老头逼我订婚都比这件事情好!”

  温落疑惑的拉开椅子坐下,昨天分开的时候不还挺开心的,怎么一觉睡醒就好像发生了什么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李一念白皙的脸上浮现一抹红晕,她咳嗽一声开口道,“我把秦子峪睡了。”

  “你把秦子峪……什么?你跟他睡了?”温落声音不可避免的提高了八个度。

  她走向李一念,“你丫是不是脑袋有坑,就算你不想听家里的安排跟别人订婚,你也犯不着随便找个人睡觉啊,这秦子峪是长的不错,但我不信你们就一晚上王八绿豆能看对眼了?”

  “呸呸呸!”李一念挥了下手,“会不会说话呢,什么王八绿豆,昨天晚上根本就是个意外!”

  “意外?”

  如果是苏瑜在,肯定会毫不留情的嘲笑一句,现在把约pao都说的这么清新脱俗,讲成什么意外?

  李一念有些懊恼的揉了下短发,“我应该是被下药了,昨天晚上的酒有问题。”

  “酒怎么可能会有问题,除了我之外大家都喝了……”温落突然卡住,如果真的是酒有问题,那么问题就出在苏子文递给她的那杯酒上。

  昨晚那杯酒应该是她喝下才对,但却被一念抢先了,那么肯定是苏子文在酒里下药了。

  “我去找厉皓南。”

  温落瞬间被怒气跟自责填满,苏子文见不得她跟厉皓南在一起,想对她下药她都认栽,但不管出于什么动机,最终承受后果的却是她最好的朋友,温落是怎么都不可能咽下这口气。

  李一念现在的脑子很乱,虽然在秦子峪面前表现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,但她却是正儿八经的黄花大闺女。

  也就是说昨天晚上是她的第一次,这种即便不是给未来的老公,也是要跟真心爱上的男朋友吧,怎么能是才见过一次面所谓的一夜情呢?

  “你找他有什么用?”

  温落拉过她的手,“秦子峪人呢?”

  “他走了。”李一念有些颓废。

  温落气急,忍不住骂道,“走了?他还是不是男人,欺负完人拍拍屁股走人是吗?”

  李一念叹气,“我不用他负责,更何况……”

  “没有更何况,你现在就跟我一块去厉氏,这件事情没有那么容易就过去。”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
【关注本站公众号,方便下次浏览】
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:珍藏小说  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。懒人直接戳 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