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落直接拉着李一念走了出去,“思媛,我出现一趟,帮我跟主任请个假。”

  “温……温医生,晚上还有个手术。”林思媛看着她离开的背影,无奈的耸耸肩,“看样子李医生今晚要加班了。”

  车上,温落扣好安全带直接给厉皓南拨了一个电话,在响了三声之后传来一个冷漠的女生,“您好,您拨的电话正忙。”

  温落气急,冷声开口,“挂我电话,做贼心虚了吗?”

  李一念没有接话,今天的她跟昨天完全不一样,她一直在想着秦子峪的话,大家都是成年人,说白了不就是睡了一觉,以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不要联系不就行了,真的值得这样去闹吗?

  她不确定的开口,“小落,要不我们回去吧。”

  “回去?回哪里去?我今天就算是得罪所有的人,我也要给你一个公道,也要给苏子文一点颜色瞧瞧!”

  温落平时的性格都不争不抢的,但要是触碰到她的底线,她绝对会比谁都来的疯狂。

  车子在厉氏大楼附近停下,在京城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,厉氏这么大的办公楼就这么霸道的伫立在市中心,用脚趾头也能想到厉氏雄厚的底蕴。

  温落直接走到前台,“厉皓南在几楼?”

  “请问有预约吗?”前台的小姐礼貌的问道。

  温落用力的在桌子上一拍,“看清楚我是谁了吗?你觉得我需要预约?”

  一旁的人连忙凑过来,“厉夫人,厉总在顶楼,您可以坐总裁专属电梯上去。”

  温落嗯了一声,拉过李一念的手就往前走。

  “她就是厉总的妻子?”

  “你新来的不知道,厉总躺在病床上两年她都不离不弃的照顾着,不过刚才脾气那么大,难道是跟厉总吵架了?”

  温落并没有来过厉氏,但却也清楚的知道基本上所有人都知道她的身份,刚才不装的强势一点,说不定还要一轮一轮通报上去,要是厉皓南不开眼的来了个不见,她甚至连电梯都进不去。

  电梯门打开,入眼的是一个很现代化的豪华办公室,项星河惊讶会在这里见到温落,忙跑过来,“夫人怎么有空过来?”

  “厉皓南呢?”

  项星河吞了下口水,有些猜不透温落的意思,“厉总在办公室,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就行了。”

  温落目光往旁边瞅了眼,直接绕开他径直走去,用力推开厚重的办公室门。

  推开后,房间内沁人的冷气溢出来,夹着淡淡的清新香气。

  宽敞的室内铺散着明媚的日光,丝丝缕缕的缠绕在办公桌前的男人身上。

  男人伏案低头并没有注意到温落的到来,她迈开长腿直直走了过来,“厉皓南,我有话问你。”

  厉皓南抬头,黑发黑眸,清澈又锋利,“出去!”

  温落眸子一寒,正准备说话,却见一个女人从办公桌下,也就是厉皓南裤裆下钻了出来,起身时还不忘擦了下嘴角,看向温落的目光隐隐带着得意的笑。

  女人穿着黑色的OL套裙,白色的衬衫都即将被大胸撑开。

  温落冷冷的看着她,精致的小脸上覆上一层寒霜,“怎么不知道厉总还有这种小嗜好呢,大白天的还在办公室里养了条母狗。”

  女人脸上的笑意瞬间收敛,“温小姐的嘴果然跟传闻一样毒,我是厉总的贴身秘书,林雨佳。”

  温落看着她伸出的手,嘴角的冷意更甚,“林小姐这贴身助理做的可真够贴身的。”

  “不知道你大白天在地上爬,又从厉皓南的裤裆下跑出来,是因为什么?笔掉了捡笔吗?还是饿了要吃点东西?”

  “噗呲。”李一念在身后笑出声,以前怎么没发现温落嘴这么损呢?

  趴在厉皓南腿上吃东西,能吃啥?

  林雨佳脸上顺便变成菜色,“我们……是不是有点什么误会。”

  “误会?你配吗?”温落迈开长腿走向她。

  “你先出去。”厉皓南的声音低沉的传了过来。

  温落居高临下的看了他一眼,视线直勾勾的固定在他的胯下,西裤拉链还开着,刚才两人做了什么苟且的事情不言而喻。

  “是,厉总。”林雨佳应了声就准备出去。

  “慢着!”温落喊了一声,伸出手扣上她最上面的两颗纽扣。

  “工作就要有个工作的样子,扣子开的那么下,露出你的深沟是什么意思?好在我这个总裁夫人还算大气,要是碰到个小家子气的,你觉得你在厉氏还能待得下去吗?”

  温落笑着拍了拍她的胸口,“帮我去倒两杯水,我要跟厉总说几句话。”

  “好,请稍等。”

  直到林雨佳出去之后,温落才冷着脸转身,她双手撑在桌上,“这个秘书的事,我回头再跟你好好算账,现在你告诉我,苏子文在哪?”

  听到这个名字,厉皓南抬头,此刻的他就像是一头发怒前的野兽,“你问她干嘛?”

  温落的心情很不好,先不说李一念的事情,就刚才总裁跟秘书的办公室情爱,就狠狠的踩到了她的底线。

  “你只需要告诉我她在哪里?”

  厉皓南站了起来,“你有什么目的?”

  此时厉皓南深邃的瞳眸紧紧的盯着温落,似乎是害怕她又在使什么诡计。

  “我有什么目的?你觉得呢?”温落佯装不在意的反问,但是胸口却是堵得慌,厉皓南这么怕,是觉得她会对苏子文不利吧。

  在她心里苏子文永远是最重要的人,即便她离开了他,即便他嘴上不肯承认。

  温落拧紧眉心,突然觉得来找厉皓南就是一个错误,想要知道苏子文的消息,她还有别的办法。

  她拉过李一念的手转身,“我们走。”

  此时林雨佳正好端着水进来,“温小姐,你的水。”

  温落拿过水直接淋到她的头上,“温小姐?以后碰到我就乖乖的喊我一声厉夫人,再被我看到你这张嘴巴蹲在地上吃着不该吃的东西,我绝对会帮你缝上!”

  她上前凑到林雨佳的耳边,用仅有两人的声音说道,“同样的,你下面这张嘴要是也不安分,我不介意帮你个忙,让它永远的安分起来。”

  林雨佳身体抖了一下,不可置信的盯着温落,“你……”

  “我?我绝对说到做到!”

  厉氏门口,李一念不解的问,“你就这么放过了那个秘书?”

  温落摇头,“怎么可能,你看我像是那么软弱的人吗?别说这个秘书了,就连厉皓南我都跟他没完!”

  温落在心里暗骂,这该死的家伙昨天晚上还跟她睡在一起,白天就跟秘书乱搞,他这脑袋里就只剩下这些了?

  还是说躺在床上两年,他要把过去那些时间都补回来?

  她掏出手机拨出一个电话,“学长,能帮我个忙吗?”

  另一边的顾屹凡停下手上的工作,笑着开口道,“说。”

  “帮我找个人,苏子文。”

  “苏子文?”顾屹凡挑眉,“厉皓南的前女友?”

  温落有些不好意思,但她就现在而言不知道该找谁才好。

  “等我几分钟,我把地址发给你。”

  “谢谢学长。”

  拿到地址之后,温落直奔目的地。

  李一念疑惑的问了句,“这学长又是哪里冒出来的?”

  “顾二少。”

  “就顾氏那个不愿意接手公司,跑去当律师还有模有样的顾屹凡?”李一念惊呼。

  温落点头,“就是他,在京城顾氏要找一个人还是简单的。”

  温落看了眼手机上的地址,离厉氏并不远的一个工作室。

  另一边,总裁办公室。

  林雨佳头发还滴着水,落到白色的衬衫上影影绰绰的将bra映了出来。

  她抽出纸擦了下脸,抱歉的开口,“不好意思厉总,让夫人误会了。”

  厉皓南神色未变,冷漠的应了一声,“没事。”

  林雨佳在心里叹气,厉皓南是将公私分的很清楚的一个人,即便她天天面对这么优秀的男人,心里会有些想法,但也绝对不可能再工作时间整出什么幺蛾子。

  刚才真的只是碰巧,印章不小心滚到了桌子底下,起身的时候正好被温落看见,但她瞬间确实是起了让温落误会的心思,但是没想到传闻中软弱的厉夫人,会这么强势。

  “需不需要我跟夫人解释一下?”林雨佳又问。

  厉皓南抬头瞅了她一眼,“不需要,你出去收拾一下。”

  “是,厉总。”

  …………

  温落同李一念到了目的地,直接了当就奔着苏子文的工作室而去。

  此时的苏子文正在摄影棚拍摄,“苏小姐往这边看一点。”

  “鼓风机吹裙摆,让发丝有点飞扬的感觉。”

  拍摄室人杂,温落两人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别人阻拦。

  还在摆着动作的苏子文见到两人,身体下意识的一僵,但瞬间恢复原状,继续摆着各种pose。

  温落直接了当的走向她,“请问苏小姐是不是有事情想跟我解释解释?”

  苏子文美眸闪过一丝不悦,但还是笑着开口,“温小姐,不知道你突然到我这,打扰了这么多人工作,您是有什么天大的事情吗?我倒是觉得需要解释的人是你才对。”

  温落气急,没想到她都找上门了,苏子文还会这么的不要脸。

  “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在酒里下药了?”温落直接了当的问,她几乎被愤怒冲昏了头脑,先是一念的事情,又是那不要脸的秘书。

  “酒里下药?”苏子文惊讶的瞪大眼睛,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,轻笑着开口,“昨天的酒可是你们开的,我喝的都是你身后这位小姐倒的吧。”

  “要是下药,受害人应该是我才对。”

  苏子文说完还假意的问了句,“不会是昨晚出什么意外了吧?”

  “昨天你好像没有喝酒,难道是你的朋友?”

  李一念忍了一天的脾气跟委屈,在见到苏子文的时候彻底爆发,她上前两步二话不说就抓住她的衣领,“我警告你,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白莲花绿茶婊,敢做不敢当,你有本事下药有本事就承认!”

  “不管你承不承认,我今天都不会放过你!”

  苏子文脸上的表情未变,眼睛不屑的斜视,“你不会放过我?是准备打我一顿,还是去警局告我?”

  “先不说我这里人多,我就站在这里,你觉得你敢动手吗?”

  李一念嘴角微微扬起,勾起一抹冷笑,抬手抓住她的头发用力的往地上一甩,在苏子文的尖叫声中,她的声音冷冷的响起,“你觉得我有什么不敢的?”

  周围的工作人员瞬间围了上来,就想拉开李一念,但她却死死的拽着苏子文的头发。

  温落上前将一念拉到身后,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狼狈的苏子文,“我只有一句话,你有什么就冲着我来,什么招我都接着,但你不该对我身边的人动手,真的不该。”

  “你踩到我的底线了。”

  苏子文突然笑了一下,她撩开长发,凑到温落的耳边,“你的底线就这样吗?那我告诉你,我的底线就是皓南,现在她只是寄存在你这里,早晚都会回到我身边。”

  温落反手就准备挥到她的脸上,手却在半空中被人握住。

  她疑惑的回头,却见到一张熟悉的俊脸。

  “松手。”他冷声开口。

  厉皓南依旧握着她的手,二话不说就将温落往屋外拉。

  身后的苏子文看着两人的背影并未追上来,嘴角却扬起一抹胜利的微笑。

  李一念上前,二话不说就是一巴掌挥了过去,“小落没打的我替了,这事没完。”

  厉皓南身高腿长的步子迈的很大,温落被她拽着要小跑才能跟上他。

  “你放开我。”

  厉皓南冷着脸,手上的力气很大,直接将她扔进车里。

  李一念追出来的时候,也只能看见快速行驶而去的迈巴赫。

  车上,温落被他死死的抵住,厉皓南狭长的眸子是掩饰不住的怒意。

  “你凭什么带走我,你知道她……”

  厉皓南直接伸手捏住她的下巴,咬着牙低沉的声音从喉间挤出,“我警告过你,不准去招惹她。”

  温落倔强的盯着他,“你怎么不问问她做了什么?”

  “那你又准备做什么?”

  温落只觉得委屈,憋了一天的眼泪瞬间出来,她愤恨的想要推开他,“在你心里一个在你最困难的时候离开的女人,跟一个不离不弃照顾你两年的妻子,你的选择就这么干脆是吗?”

  “厉皓南,你放过我好不好!”

  “放过你,你想我怎么放过你?”厉皓南捏着她的下巴,恶狠狠的问。

  车子平稳的行驶着,项星河很尽职的不出声也不回头。

  厉皓南伸手按了一下,车厢内突然降下一道黑色的板子,将前后彻底的隔开。

  温落心里一突,下意识的往角落挤,“你想干什么?”

  “惩罚你。”他低头,声音低沉的吐出三个字。

  温落没想到他的吻会来的这么突然,一如既往的霸道,强势的伸出舌/头撬开她的牙关,不断的吸/允。

  厉皓南一只手按在她的后脑勺,另一只手不安分的滑进她的衣内。

  红唇微张却被厉皓南更加的深/入,温落美眸含泪睁的老大,挣扎着想要推开他。

  可男人的力气很大,差不多将她整个人都禁锢在怀里。

  他吸/允着温落的美好,每个呼吸间还能嗅到她身上清淡的香味,一时间更加的心猿意马。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
【关注本站公众号,方便下次浏览】
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:珍藏小说  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。懒人直接戳 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