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不好意思的捂着自己滚烫的脸颊,刚一坐起身便觉得全身像是散了架一般的疼痛。

  这是什么情况啊?

  小手,突然触到了什么东西,宫小悠惊恐的睁大了眼睛,她……她摸到了男人的身体?

  她身边怎么会睡着一个——裸男?!

  零碎的记忆渐渐的拼凑到了脑海,她隐约记得,因为得知男友出轨,自己约了闺蜜去酒吧喝酒,之后的事情……

  不记得了!

  她什么都不记得了!

  难不成她酒后乱性,愣是把一个良家妇男给强上了?

  不应该啊,她的酒量明明很好的,不至于喝了两杯啤酒就干出那么荒唐的事情吧?

  那睡在她身边的裸男是怎么回事?

  一瞬间,宫小悠的大脑陷入了空白中,她的第一反应就是……跑!

  说时迟那时快,她不顾身体的酸疼,爬起来穿好衣服,便匆匆的消失在了这间幽暗的房间……

  ‘叩叩叩……’一阵急切的敲门声打破了房内的幽静。

  筋疲力尽的男人微动了动睫毛,缓缓地睁开了双眼。

  “进!”宛如冰珠一般的字眼落下。

  “主子,您没事吧?”一身着黑衣的男人急忙的推开了房门,顺势开启了屋子内的灯。

  只见,躺在床上的男人拥有着蜂蜜色的肌肤,似箭如刃的双眉炯然有神,狭长深幽的银灰色眼眸显得高深莫测,长长的睫毛如羽翼般朦胧了眸中的犀利之色。

  俊挺的鼻梁,唇色偏淡的薄唇,微抿的下巴,隐隐昭示着他倨傲的性格,让人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迫感。

  “已经没事了。”男人面无表情的丢下这句话,眸光下意识的瞥向了身旁已经空荡荡的位置。

  该死的小野猫,竟然敢趁他睡觉的时候溜走?!

  “没事?”那名属下微微迟疑了片刻,继而说道:“对了,主子,您跟宫家的契约属下已经派人送过去了,宫家的夫人说还要再考虑考虑。”

  “考虑?呵,我白墨寒想要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!”男人猛地坐起身,一张冷峻的面庞覆着无与伦比的霸气。

  他—――

  白墨寒,北城四少之首。

  他跺一跺脚这北城都要抖三抖,可以说,他想要这天上的星星,都会有人摘下来乖乖的献送到他的面前,更别说一个女人!

  “马上派车送我去宫家。”

  “是,主子。”

  白墨寒一个翻身起了床,飒利的穿上了散落在地的西装,可他刚走了两步却被掉落在地上的一个小物件吸引了目光。

  “这是……”白墨寒微微的俯身将地上的东西捡了起来,仔细的端详着。

  只见一只晶莹剔透的白玉猫吊坠,绑着吊坠的红色绳子已经断成了两截,毋庸置疑,这东西应该是那只小野猫留下的。

  “听好了,就算翻遍整个北城,也要给我把出现在这个房间里的女人找到!”霸道的命令声落下,他下意识的睨了眼印在那张洁白大床上的‘玫瑰花’。

  这朵美艳欲滴的‘玫瑰花’象征了什么他比谁都清楚!

  “是。”属下收到命令便跟着他一前一后的离开了这间豪华的套房。

  宫家。

  “小姐,你回来啦。”女佣礼貌的跟宫小悠打着招呼。

  她心神不宁的点了点头,急急忙忙的就朝着卧房的方向走去。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
【关注本站公众号,方便下次浏览】
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:珍藏小说  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。懒人直接戳 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