齐芳芳委屈地眼眶泛红,咬着下唇朝台上看去,正好对上陆锦崇幽深地眼眸。

  唐宁姿像做梦一样跟陆锦崇走完婚礼仪式,最后又拿着酒杯去各桌上敬酒。

  赵嘉伟闹过一场,可是因为太丢人被他家人强行带走了。赵家的宾客也没脸继续待下去,陆续离开,其中也包括唐宁姿这边的几个客人。

  毕竟赵嘉伟出轨的对象还是唐宁姿姑妈的女儿,姑妈一家自然也不好继续待下去。

  看着少了三分之一的人,唐宁姿叹息。

  “没事,一会就坐满了。”陆锦崇在她耳边轻声道。

  唐宁姿一怔,不解地看向他。

  不过很快就明白了,因为不到五分钟的时间,浩浩荡荡进来一批人。不多不少,刚好坐满了余下的空桌。

  总之这场婚礼虽然滑稽,史无前例地出现临时换新郎的戏码,但还是皆大欢喜地结束了。

  “有件事……我觉得我们应该谈一谈。”唐宁姿抿了抿唇,有些紧张地扯了扯婚纱的裙摆。

  婚礼已经结束了,因为临时更换新郎,自然不可能回原来的婚房。不过陆锦崇依旧将她带走,把她带到这家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。让她可以暂时不用面对家人的质问,给她冷静地空间。

  “好啊,你想谈什么?”

  陆锦崇在她对面坐下,一条腿优雅地搭在另一条腿上。身体微微倾斜靠着沙发的扶手,一只手无意地抚摸着下巴,越发显得风流倜傥。

  “咳,是这样的。”唐宁姿清了清嗓子,挺直了腰背垂着眼眸说:“今天的事……太出乎意料了,我当时没办法,为了狠狠地报复渣男,一时冲动才做出那个决定。不过我想……你只是可怜我吧!谢谢你为我解围,和我一起走完这场婚礼。但是现在婚礼结束了,所以我们……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吧!你的这份恩情我会记住,有机会一定报答。”

  “谁说我是可怜你,你觉得我陆锦崇是那种可怜别人就去结婚的人吗?”陆锦崇挑眉。

  “啊?”唐宁姿愣愣地看着他,不明白他什么意思。

  陆锦崇突然站起来,往前跨了一步。两只手撑在沙发的两侧,将她圈在中间。

  “现在桐城所有人都知道,我们是夫妻了。今天晚上,可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。”陆锦崇薄唇轻启,声音低哑着道。

  唐宁姿看着他离得很近的帅气的面孔,忍不住红了脸颊,一直红到耳根。

  “你……你别开玩笑了,桐城谁不知道……陆二少是不婚主义的拥戴者。”

  “那是以前,以前没有遇到合适的结婚对象。可是现在遇到了,我觉得结婚也挺好,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。”

  “啊,你干嘛?”

  唐宁姿的身体突然腾空,吓得她一声尖叫。情不自禁地伸出手臂勾住他的脖颈,生怕自己掉下去。

  陆锦崇像是故意似得,还猛地一松手,吓得唐宁姿抱得更紧。

  等她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他抱着压在床上,一根手指慢慢地在她唇上描绘着,语气暧昧地说:“当然是洞房花烛夜,走完婚礼的最后一道程序。”

  “不,你放开我。”唐宁姿大惊,用力地挣扎,将陆锦崇从身上推下去。

  可是还没等她站起来逃走,又被陆锦崇抓住手臂。用力一扯,再次将她压在身下。

  “唐宁姿,有些事是你开的头,却由不得你结束。”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
【关注本站公众号,方便下次浏览】
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:珍藏小说  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。懒人直接戳 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