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,你想做,我就陪你做!”厉皓南气急败坏的大吼一声,双手用力的抓起她的身体,又狠狠的往下一按。

  “啊……”温落痛呼出声,方才强装的镇定瞬间瓦解,美眸更是因为疼痛隐隐含泪。

  厉皓南不屑的勾起嘴角,“我还以为你经验丰富,原来还是个雏?”

  即便疼痛难忍,温落的嘴巴依旧不饶人,“我是个雏也比你这个废物要好!”

  “废物?”厉皓南又是狠狠的一个顶身,“你说谁废物?”

  温落眼里滑过一丝喜色,她附身凑到厉皓南的耳边,不屑的吐出一个字,“你!”

  关上门之后,温落有些艰难的站在原地,小腿甚至还微微打颤,本来绑好的长发也凌乱的垂在肩头,她重新披上白大褂扶着墙在一旁的长椅坐下。

  方才所有伪装起来的镇定跟刻薄,全都是希望那个男人能够重新站起来。

  不过,刚刚那一幕足以证明她成功了吧。

  温落从口袋里掏出手机,熟练的拨了一个号码,“陆医生,三十分钟后你带两个护士来VIP病房,病人已经能够下床行走了。”

  “什么,我现在就过去!”另一边陆医生的声音有些急切的响起。

  温落慌乱的接过话,“等……等一下,他还在洗澡,三十分钟之后过来,我待会还有个手术,先挂了。”

 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刚好八点整,京城已经持续了好几天的高温,就从大门走到停车场这么点路程,温落便觉得后背出了一层薄汗。

  她快速的钻进车内,将冷气开到最大才略微松了口气。

  她抬头,后视镜中映照出一张白皙冷艳的脸,抬手揉了揉眼下的黑眼圈,连续几日的加班手术早已让她疲惫不堪,又加上下午跟厉皓南的那一出,现在仅剩的念头就只剩下回家好好的睡到自然醒。

  从电梯出来,温落隔着门刚掏出钥匙,就隐约的听到房内传出一丝音乐声。

  推开门,屋内只有床头开了一盏暖黄色的小灯,男人慵懒的坐在灰色地毯上,两条长的不像话腿随意的交叉在一起,视线正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液晶屏幕。

  灯光浅淡的照在他眉骨跟高挺的鼻梁中间,显得眼睛更加的深邃,男人听到声音抬头同她对视。

  温落将包往茶几上一放,居高临下的看着他,“出去。”

  男人开口,这是一张毫不逊色于厉皓南的脸,声音同样低沉的很好听,“小落,你还想躲我到什么时候,你就不能听我解释吗?”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
【关注本站公众号,方便下次浏览】
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:珍藏小说  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。懒人直接戳 这里